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由於水淺碼頭小,客輪在港灣裡下了錨,旅客分批乘汽艇登陸。碼頭上有石礫鋪的停車場,幾輛旅行車往各處風景點運客人。迎面一座不高的山,山上長滿低矮的松林。山間一條石板路,一些遊客在林間穿行。我看了看導遊圖,這條路通向島上香火最盛的普渡寺。
  「你怎麼走?」胡亦喘吁地提著包趕上來,「你打算去哪兒住?」「我打算到鎮裡找家旅館,那兒離海近,旅館也多。」我指出導遊圖上小鎮的位置給她看。
  「那我跟你一起走。」胡亦歪頭看了看我手裡的導遊圖,說「我也到鎮裡去住。」我們擠上一輛旅行車,胡亦動作敏捷,幫我佔了個位子。旅行車沿著環島新鋪的碎石公路飛馳,年代久遠的問歪巖牌坊;乾涸海塘內傾斜的漁船;綠油油的西瓜地相繼進入視野。旅行車爬上一個山坡,我們俯到海邊一灣灣金色的沙灘,藍色海水捲起一道道長長的白浪,濃綠的海岬上朱頂飛簷的亭子和小巧的寺院。旅行車風馳電掣衝向海邊,攸地一拐,駛進山麓下的小鎮。我們在一個山門宏偉,殿堂無數的大寺院前下車,立即被眼前的「佛國」風光吸引。千年古樟覆蔭了寺前空地,白石欄圍護的大蓮花池裡荷花粉翠,一座精雕細鑿的石拱橋越池街道。道旁橫一赭黃色影壁,上書「觀自在菩薩」五個大字。古寺朱牆一端接小鎮熙攘的舊街,另一端新型旅館、商場、飯店櫛比,遊人如雲,香客川流。樹蔭下小販的瓜果桃李色艷芳香,荷池邊攤上的念珠木魚琳琅悅目。一些兜攬住宿生意的婦女圍上來。胡亦和一個婦女交談幾句,興高采烈地對我說:「住她家吧,她家便宜,兩個人五元錢,一個人二塊五。」
  「一間屋?」「當然一間屋了。」那婦女說。「有沒有兩間屋?」「兩間屋十塊。」我對胡亦說:「她是包屋,五塊錢一間。」
  胡亦問那婦女:「包床行嗎?」
  那婦女搖手。「腦瓜真死,真不會做生意。」
  「別跟她們扯了,我們找旅館去住。」
  我拉走胡亦去旁邊一家寺廟改造的國營旅館登了記。
  這家旅館條件不錯,有化纖地毯、彩色電視機和衛生間,價錢比私人家庭旅館貴一些,但比起內地同等水平的旅館便宜得令人昨舌。胡亦住在我隔壁,都是雙人房間,她的房間有個老太太,我房間就我一個。我放下手提袋,脫了鞋,光著腳在地毯上走,打開電視,電視裡正在給放暑假的孩子放動畫片,我調了調天線,讓電視開著去衛生間洗澡。打了香皂,噴頭沒了水,我一籌莫展地站著等水。胡亦進屋叫我的名字,我在衛生間甕氣地答應。她問我的龍頭有沒有水,我說沒有,叫她去問問服務員。她跑出去,回來後站在屋裡對我喊,服務員說每天早中晚供水半小時,下次來水要晚上。我用毛巾擦去臉上的香皂,穿上短褲走出來,十次分氣忿。胡亦瞅著我的狼狽樣笑。我見她頭髮臉頰濕漉漉的,問她怎麼洗的,她說同房間的老太大接了一浴盆水,她都給用了。
  我們下去問服務員海邊有多遠,服務員說不遠,穿過小街就是。我和胡亦穿著拖鞋出了門,穿過寺前,丁字形舊街,上了個小山坡。坡上有一頹敗的多寶塔,順塔前小路下去,便到了兩個海流的交匯處。
  我們進了有防置網的收費浴場。時近中午,陽光炫目,沙灘反著紅色的光暈,人不多。海潮退了很遠,防鯊網距岸僅十數米,揮臂即到。我們先後游到網邊,悠閒地貼著網繩橫游。海水陽光披浴在皮膚上,晶瑩滑潤。遠處慈悲島橫亙海面,猶如一侍仰面示的巨大觀音,頭身足栩栩如生。橫穿海灣後驀地發現防鯊網是卷在網繩上的,安全感頓失,游回岸邊,心有餘悸,問及當地人,方知夏季這一帶海面沒有鯊魚。我們在沙灘上一個遮陽傘蔭影中躺下。我有點疲倦,海水的湧動又是那麼緩慢、有節奏,一會兒便睡著了。醒來傘蔭旁挪,胡亦用濕熱的砂子將我全身埋了,跪坐在旁邊看著我咯咯笑,統計一拌拌往我身上推砂子。我微笑著任她擺佈,只露一顆頭在偌大空曠的沙灘,平視碧波萬傾的海洋和湛藍如洗的天穹,心平如鏡。「好玩嗎?」她笑著俯臉問我。
  我笑著點頭。「埋埋我,你把我也埋起來。」她叫。
  我坐起來,推掉身上的砂土。胡亦仰面躺下,雙腿伸得筆直。我把她埋起來,只乘下一顆美麗的頭顱。隨著砂土的堆積,她臉上的頑皮的笑容消逝了,長長的睫毛蓋住闔上的眼睛,臉色變得安詳、平和、蒼白、熟悉,像夢裡時常浮現那張臉。那是個可怕的瞬間,就像童話裡外婆幻變成狼一樣。我撫了一下她的臉,想撫去幻形。她睜開眼,溫柔地衝我一笑,緩緩倒流去的時空又倏地切回現實:這是東海中的一個島,我和一個剛認識一天的女孩一坐一躺在藍天白雲下的沙灘上。「你怎麼啦?」她坐起來,困惑地問我。
  「沒怎麼。」我恢復了平靜「我看你閉上眼,不知你在想什麼。」「我覺得,」胡亦樂滋滋地又閉上眼,「像在這兒呆了幾萬年似的。」我沒搭腔,卻受到深深的觸動。天空、雲朵、海洋、礁石,觸目皆是億萬年滄桑的見證。多少罪惡被沖刷了,大自然依舊純淨、透明、恆久、執勘地培植、喚起人們的美好情感。「你怎麼那麼優郁,心事重重。」胡亦望著我問,旋又笑,「我真的有點信你是個勞改犯了。」
  「……」「我就是便衣警察,來偵察你的。」她接著笑說,「這兒到處是我們的人。」「你覺得很逗是嗎?」「我……她不笑了,臉飛紅了,低下頭,「對不起,我跟你開玩笑呢。」我沒掩飾被刺痛的神情,但也沒再說什麼。
  黃昏,我們從海濱浴場出來,在小鎮的丁宇街上吃晚飯。胡亦不大笑了,細聲細氣地說話,不時看我的臉色,我有點過意不去,就主動開幾句玩笑,她也馬上活躍了。小鎮倚山造房,街是傾斜的,鋪著青石板。兩旁一間接一間木板蓋的小吃店和餐館,臨街一面完全洞開,走在街上可以看到一格一格神態迥異的顧客圍著桌子吃飯,店裡的年輕女孩坐著板凳賣海鮮,螃蟹、蝦、淡菜、魚種類齊全。再就是賣觀音像、香袋、瓷雕的小鋪子,迷種小鋪子又多兼賣速凍水和煙糖,也是年輕姑娘的招攬生意。賣果小販的擔筐集中在街口是牌樓下。穿僧鞋拿雨傘的小尼姑和健壯的赤膊漁民夾雜在衣著時髦的遊客中穿街而過。遊客多是清秀苗條的南方人,偶爾可見金髮碧眼的高大歐洲人。整條街就像電影攝影棚中搭的佈景。我們在一家私人餐館坐下來吃飯。這家餐館二樓放著香港武打錄相片,五角錢一位,不時有年輕人跺著木製樓梯「咚咚」上去,劇情中的搏鬥吶喊聲亦不時傳下來。我們一邊吃著新鮮的魚蝦,一邊看著街上來來往往的人。天黑了,街上沒路燈,但間間敞開的鋪面裡的燈光明晃晃的照亮了小街,人群鮮艷的服飾霓虹般地換、流行著。店內外的遊客都好、無抱束地互相交談、開玩笑。我們也和同桌的一群度假的青年人聊了半天。出來走在街上,一群和胡亦相仿的男女學生又和我們搭訕取笑。賣水果的小販熱情地叫住我們兜售,我們買了一個沙瓤大西瓜,幾斤般紫的李子。回到住處,切了西瓜,邊看電視邊吃。房間後窗吹進不易察覺的輕風,熱鴉鴉的山脈上,一輪明月懸空,迴廊庭院中樹影婆娑。我有點心神不寧,剛才碰到的所有人都說我們是一對新婚旅行的伴侶。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