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亞紅回來了。我剛剛送走吳迪,她放暑假回南方探家。
  「我不在,你好好的啊。」在嘈雜鼎沸的列車站台上,她叮囑我。「嗯,好好的。」我笑著說。方方笑著退開幾步,以示沒聽。「別去胡來,老老實實等著我,要不我就不嫁給你了。」
  「——你別當著人這樣,我們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接吻呀。」「那我不上車。」吳迪緊緊攥住我的手,越靠越近,踮腳仰臉。我滿面通紅後躲,左右張望:「別別,五講四美。」
  發車令響了,列車員摘下車箱號牌上車,吳迪悻悻地鬆開手、緊跑兩步上車,旋即,站在列車員身後笑吟吟望著我。我退後幾步,和方方並排站在一起。
  車頭給了信號,列車員砰地關上車門,吳迪的臉貼上玻璃。列車晃了一下,開動起來,我和方方沖吳迪揮手,她的小手也五指張開地舉起來。列車象彈奏的手風琴一節節疊並在一起,又一一展開在遠方。
  「她對你可真是情意綿綿呀。」方方說。
  「你說,我跟她結婚怎麼樣?」我將目光從遠去的列車收回。「當外匯可以,她很不錯,我們走吧。」
  我們走下地下通道,邊走邊說。
  「你當真想結婚了?」「說著玩呢,你見我什麼時候認真過。」
  「你不是挺喜歡她?」「這不假,我的確喜歡她。」
  「亞紅!」我們回到家擰開門,亞紅笑著站起來。
  「你出來啦!」我和方方又驚又喜,把剛才的一切全拋到九霄雲外。
  「老天,他們沒拷打你吧?跟我們說說,你是怎麼堅貞不屈的,是不是象共產黨員在敵人面前那樣?」
  約莫一個月後,早晨,我正在睡覺,被一陣激烈的對話吵醒。朦朧中聽到方方在勸阻什麼人:
  「他不在,我跟你說他昨晚出去了沒回來。」
  「那你叫我進去看看呀。」這是吳迪的聲音,我一下全醒了。大概方方已經阻攔了她半天所以她的聲音又尖又惱火:「我看看不行嗎?他在不在你得讓我看看。」
  糟糕,我想昨天下午我接到了吳迪的電報,說今天早車回來,讓我去車站接她。我因晚上去一家飯店「幹活」,給忘了。「裡邊有別人。」「我不信!裡邊準是他,你放開我。」
  吳迪的聲音已高到足以引起鄰居注意了。我在屋喊了聲:「方方,讓她進來。」門「匡」地推開了,吳迪闖進來,穿著短褲地方方無可奈何地站在門口。亞紅也醒了,下意識地往身上拉拉毛巾被,懵懵迷糊地問:「怎麼啦?」
  我問吳迪:「有事嗎?」
  她直瞪瞪地呆視著亞紅。
  我赤膊下了床,點上一支煙走過去:「噢,我忘了去接你,對不起啊——咱們到那間屋子去吧。」
  她猛地甩開我扶著她肩膀的手,嫌惡恐俱地後退兩步。
  「我不是已經道歉了嘛。」
  方方忙插進我們倆中間,對吳迪說:「算了算了,我不是告訴你別進去。你回去吧」他把我推進屋,關上門。
  「你想和我睡覺嗎?方方?走,我跟你睡去。」
  我一下拉開門,吳迪抓住方方魁梧的身子,渾身哆嗦地往另一間屋裡拖:「走,走呵。」
  「你冷靜點,冷靜點。」方方說。
  「你要想用這個報復我,只能毀了你自己,我根本不在乎。」「嗷——吳迪象母狼一樣齜牙衝我狂嘯一聲。
  「你他媽給我滾回去。」方方衝我怒吼,拚命抱住吳迪。
  我回到屋裡,門外傳來一陣扭打聲,玻璃器皿、瓷器唏哩叭啦紛紛摔在地上,吳迪歇斯底里地喊:「我宰了他,我宰了他這個狗娘養的,我非宰了他!」她被方方抱進另一間屋子,門砰地關上,喊叫聲微弱了。
  我轉過身沖亞紅笑笑,亞紅滿臉怒容,邊穿衣服邊說:「你他媽真不是東西!我早說過,別把我摻和進你那些臭事。好了,這下她要連心一起恨了。」
  我把嘴上的煙吐到地上,一腳踢飛了地上的一隻皮鞋。
  「你少給我看臉色。」亞紅扣好裙子,從皮包裡摸出支口紅往唇上抹了抹,抿勻,關上皮包往外走:「我可不尿你那一壺。」亞紅走了,公寓裡變得十分安靜。過了很長時間,門推開了,方方進來,吳迪垂著頭跟在後面。
  「她想跟你談談。」方方說。
  我點點頭,站起來。吳迪走進屋坐在一張椅上,方方關上門出去。沉默了片刻,我開了瓶可樂,倒進杯裡,放在她手旁,泡沫滋滋地進碎、化漾。她開始掉淚,一滴接一滴,又大又沉,我遞她一條手帕,手帕很快濕透了。
  「傷心了?」
  她捂著眼睛點點頭。「以後還跟我好嗎?」她拚命搖頭。「這麼說,結束了?」她點著頭,哭出了聲。
  「這樣也好,我這個人本來不配你,不值得你這麼哭。」
  「你說,你是不是從一開始就在騙我?」
  「是的,我一開始就是騙你,就是有八的地勾引你。」
  「那麼,你過去說過的愛我的話全是假的?」
  「……」「你說,是不是全是假的?」
  「是——是又怎麼樣?你難過了?不是你想像的那個可愛,純潔的故事,不是你想像的那個可愛純潔的人,我告訴你,本來無一物。不要意氣用事,你這樣報復不了誰,只會毀了自己。」「我完了。」「別這麼認真,想開點,現在刻骨銘心的慘痛,過個幾十年回頭看看,你就會覺得無足輕重。」我笑了,「你還年輕,依舊漂亮。」吳迪抓起杯子扔了過來,重平面砸在我臉上。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