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喂,兩對都進房了。房間號927、1208,還有一隻野的,進了1713。」「知道了。」我放下電話,馬上穿上西服外套,提起書包,招呼正在看電視的方方,三步並作兩步跑下樓。我那輛花四千元買來的舊「白茹」車停在街角便道上。我們坐進車裡,把汽車迅速地開上馬路,直駛遠處燈火輝煌的「燕都」大飯店。在飯店旁邊的一條林蔭道上,我招手停在一溜轎車的後邊,下了車「乒乓」關好門,快步加入一群剛從一輛大旅行車下來的日本遊客中間,走進「燕都」飯店富麗堂皇的大廳。彬彬有禮地站在總服務台裡的衛寧不易察覺地給我們使個眼聲:一切正常。我和方方走進盥洗室,打開皮包,拿出兩套警服換上,走出盥洗室,沿安全樓梯爬上去。爬到第九層,我們都是氣喘吁吁,待呼吸均勻了,我們走向服務台,坐著的服務員抬頭詫異地看我們。「我們是公安局的,請開927房間。」
  服務員順從地拎起一串鑰匙領著我們走向長廊盡頭的一間客房。「裡邊有客人。」服務員看到門上掛的「請勿打擾」的小牌,回頭對我說。「知道,打開鎖。」我命令道。
  服務員鈕開鎖,站在一旁。
  「你回去吧。」方方粗魯地揮手避開服務員。
  服務員消逝在走廊的另一端,我和方方立即開門衝了進去……我和方方帶著亞紅出來,皮包裡塞著幾千嶄新的鈔票,神情嚴肅地走服務台進了電梯間,方方和亞紅忍不住笑起來。
  「你們笑什麼,真他媽沒勁。」我說著也忍不住笑了,對亞紅說:「你在樓下酒吧等會兒,我們還得上去收拾12層那小子。」我們把電梯開到底層,讓亞紅出去,又開上12層。
  十五分鐘後,我們換下警服帶著另一個姑娘在酒吧找到亞紅,一起喝了杯酒,亞紅挽著方方先出去。我給總服務台的衛寧打了電話,告訴他事已辦完,十七層那只野鴿讓她舒舒服服睡一宿,早晨報警。我挽著另一個姑娘坦然走出飯店。方方已經把「白茹」發動了,我們一上車就開走了。
  早晨,我被電話鈴吵醒,睡在我旁邊的亞紅接了電話,告訴我,衛寧說那兩個受到我們訛詐的倒霉蛋已經結了房錢走了,那只野鴿也被在大門等著的警察塞上車抓走了。亞紅翻身又睡了。我卻睡不著,一支接一支地抽起煙。陽光從厚重的窗簾後傾洩出來,我輕輕走到窗前,從窗簾縫隙看了會兒外面車水馬龍,陽光明媚的街道,把窗簾拉嚴。我不喜歡晴朗的早晨,看到成千上萬的人興沖沖地去上班、上學,我就感到形孤影單。白天我沒有什麼事可幹,也沒什麼人等我,我的朋友們都在睡覺。我又抽了五支煙,看了看日曆,然後穿衣服,洗臉刷牙,走出我住的這套公寓。我走過街角停放的「自茹」車,逕直走向公共汽車站。儘管上班高峰已過,車內還是十分擁擠。一個坐著的中年男人下車,我剛要坐下,看到一個抱小孩的年輕婦女,便呼招她過來。
  「謝謝。」年輕婦女坐下後,又逗弄著小孩說:「謝謝叔叔。」
  「謝謝叔叔。」我沖小孩笑笑,小孩從衣兜裡掏出一塊彩紙包裝的巧克力,剝開紙剛要往嘴裡填,看我瞅著他,舉起巧克力給我。
  「不要,叔叔不吃。」「吃吧,沒事。」「真的不吃,叔叔要下車了。」
  我擠下車,沿街走了一站,到單位醫務室要了張「三聯單」,打電話約了一肝不太好的朗友去醫院替我抽了一管血。又在商業區的兩個儲蓄所把我昨晚掙的那筆錢分別用我去世父母的名字存了進去,然後去郵局給一個交錢即可註冊入學,不須考試的函授大學匯了報名款和一年的學費。我報的專業是法律。辦完這些事,我到一家人不太多的豪華餐廳吃午飯。這家餐廳菜做的十分講究,我看著漂亮的圖案喝了不少紅酒,又吃了幾個澆了巧克力汁的冰淇淋,下午才走出餐廳,在報亭買當天所有的日報和晚報,坐在電報局等長途電話的排椅上細細測覽。黃昏時我給家裡打了個電話,方方接的。我們聊了會兒,他正在和衛寧下圍棋,衛寧一早前來了,他們下了一天棋,他四勝三和五負,晚上準備湊人撞麻將。我告訴他我晚點回去,就掛了電話。
  暮春時節,樹木草地都綠遍了,花叢怒放。我走進一個舉辦晚間音樂會的公園,在音樂亭前等退票。一個老人送了我一張,我又轉送給一對只有一張票的青年伴侶,堅決不要他們加倍的票款。在高大、油漆剝落的廊柱間,我看到一美麗少女坐以漢白玉石台上看書,懸在空中的兩條長腿互相勾著腳,一翹一翹。她一手棒書,一手從放在身旁的一個袋袋中抓瓜子磕,吐出的皮兒攏成一堆,嘴裡哼著歌,間或翻一頁書,悠閒自在,楚楚動人。我悄悄走到她身後,踮腳看那本使她入迷的書。是一本很深奧的文藝理論著作,我一目十行地看了一會兒,索然無味,正要轉身走開,忽聽女孩說:
  「看不懂吧。」她仰起臉,笑吟吟地望著我。
  我臉紅了,感到不知所措,因為我還會臉紅。片刻,我鎮靜下來,說:「就是學生,這會兒在公司看書也有點裝模作樣。」「我在這兒坐了一下午了,你瞧,我看了多少。」
  她快速地把看過一頁數捻了一遍,我捏捏那厚厚的一迭,聯想到書的內容,懷疑地問:「你看這麼快」
  「我也看不懂唄,就看得快。」
  我們都笑了。「不看了。」女孩把書撂到一旁。「你有事嗎」她問我。「沒有。」我說:「沒人約我。」「聊聊?」「聊聊。」我在她旁邊坐,她把瓜子袋推給我。我不大會磕瓜子,磕得皮瓤唾液一塌糊塗。
  「瞧我。」女孩示範性地磕了一個瓜子,潔白的貝齒一閃,我下意識地閉緊自己被煙熏得黑黃的牙齒。女孩倒沒注意,晃悠著腿四處張望。「你是哪個學校的」我注意到她裡面毛衣上別著一枚校徽。女孩齜齒咬著瓜子看著我笑起來。
  「這就叫『套瓷』吧。」女孩說:「下邊你該說自己是哪個學校的,我們兩校挨得如何近,沒準天天能碰見……」
  「你看我像學生嗎」我說:「我是勞改釋放犯,現在還靠敲詐勒索為生。」「我才不管你是什麼呢。」女孩笑著瞅著自己的腳尖,似乎那兒有什麼好玩可笑的,「你是什麼我都無所謂。」
  我半天沒說話,女孩也沒說話,只是美滋滋地看著天邊夕陽消逝後迅即黯淡下來,卻又不失瑰麗的雲彩:「那塊雲象馬克思、那塊象海盜,像嗎,你說像嗎」
  「你多大了」女孩轉過頭看我,仔仔細細打量了我一遍:「你,過去沒怎麼跟女孩接觸過吧。」「沒有。」我面不改聲色心不跳地騙她。
  「我早看出來了,小男孩!剛才我看書時就看見你遠遠地,想過來搭訕又膽怯,怕我臊你一頓是不是」
  「我和一百多個女的睡過覺。」
  女孩放聲笑起來,笑得那麼肆無忌憚,那麼開心。
  「你笑起來,」我說:「跟個傻丫頭似的。」
  女孩一下不笑了,悻悻地白了我一眼:「我不說你,你也別說我了。實話告訴你,我已經談了一年多戀愛了。」女孩又笑了,有幾分得意。「是你的傻冒同學吧?」
  「他才不傻呢,是學生會幹部。」
  「那還不傻傻得已經沒法練了。」
  「哼,你這種只被爸爸媽媽吻過的小毛頭也配說他。」
  「我要是他,就敢跟你睡覺。」我微笑地說:「他敢嗎」
  儘管天色已經很暗了,我也察覺得出女孩的臉排紅了:「他很尊重我。」我哧笑:「嘁,尊重,別說了,咱甭說了。你也別裝傻了。」
  女孩悶了半天沒吭聲。我吹起口哨,叼起一支煙,把煙盒遞給她,她搖搖頭。「又完了不是」我取笑她,「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看書,不會抽煙,時髦半截。」「你別來勁。」女孩不服地說,「給我一支!」
  我把嘴上的煙給她,她抽了一口,「呼」地全吹了出去。我伸胳膊搭在她肩上,她哆嗦了一下,並沒拒絕。我把她摟過來,她近在咫尺地看看我,拔拉掉我的胳膊,強笑著說:
  「我有點兒信你和一百多個女人睡過覺了。」
  「幹嗎有點信,就應該信。知道我外號叫什麼嗎老槍!」
  我聽到完完全全收拾書的聲音,惡意地笑著說:「我叫你害怕了。」「才沒有呢。」女孩站起來:「我只是該走了。」
  「敢告訴我你叫什麼,住哪兒嗎」
  女孩跳下石台,亮晶晶的眼睛在黑暗中閃爍,笑著說:「啊哈!我還以為你能始終不同凡響,鬧了半天,也落了俗套。」
  「好,我俗。你走吧。哎,」我叫住她:「咱們要是再見了,就得算朋友了吧」「算朋友」女孩笑著走了。
  我笑瞇瞇地在石台上坐了一會兒,也跳下石台走了。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