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03


  我叫女招待送來一杯子,拿起他的酒瓶給自己斟,一支接一支抽他的煙。「唔,我不喝了。」「才幾點,再喝點。」我叫來女招待,指著那人說:「這們辦事處生再要兩瓶……」「一瓶吧,嗯,我喝得差不多了。」
  八點以後,歌手們依次出場了,燈光暗下下,旋轉晃眼的迪斯科舞燈掃來掃去。聽客開始受到震耳欲聾的音響轟炸。同座那個傢伙仍然恬不知恥地胡吹,喋不休,一個勁問我是幹麼的。我說我是為總參裝備部採購的。他問我要什麼型號錄音機,我說不,不要那玩藝兒,有黑鷹直升飛機可以來兩中隊。他盯目我一陣。恍然大悟:「原來您是做軍火生意的。」我噓了一聲,叫他小聲點,問他可聽過那個阿凡提的故事?他糊塗地搖搖頭。我湊近他給他講故事。從前有個商人叫阿凡提幫他搬一摞盤子到他家,說可以告訴阿凡提三個提。阿凡提般著盤子去了,向商人請教。商人說,第一個真理:要是有人說,搬著盤子走路比空著手走路輕,你可千萬別信。說到這兒,我自個兒樂了。那個傢伙好奇地問:「第二個呢?」
  「要是有人說,幫商人搬盤子他會給你錢,你可千萬別信。」「第三個呢?」那傢伙愈發全神貫注。
  「第三個是:要是有人說他是世界最大的傻瓜,你可千萬別信!」我撇下這個苦苦思索、莫名其妙的騙子,笑著起身離去。騙子嘴裡還在嚷:「那阿凡提呢?」
  回到酒店夜很深了,我憂鬱地放了池熱水洗澡,一邊浸泡一邊吸煙一邊想著身不由弓做人的尷尬和不做人的不可能。向非人蛻變的趨勢我心中無數。熱騰弭的蒸氣把煙濡吸不動了,我把煙扔掉,泡在水裡睡著了。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有人砰砰敲衛生間的門。我醒過來,感到燈光刺眼,水也有點涼了。以為是燕生回來了。圍了塊浴巾了門,楊金麗站在門前。「你來幹麼?」我倦意未消,不免有幾分惱怒和敵意。
  她沒說話,往旁邊一讓,屋裡有兩個陌生男人,在翻我扔在床上的衣服。其中有胖子看到我說:「警察。」同時掏出個工作證遞給我。我打開一看,這警察是市局十處的,名叫馬漢玉。我默默地工作證還給他,看著另一個小個警察把我衣服口袋裡的所有東西都掏了出來,錢、鑰匙、電話號碼本、證件一一擺開。「什麼事?」我問馬漢玉。
  「你認識她嗎?」他指楊金麗。
  我看看楊金麗,又看看警察,「認識。」
  「她半夜到酒店來是來找你?」
  我大概猜出是怎麼回事了,點點頭:「是的。」
  「你們什麼關係?」「朋友。」我毫不猶豫地說。
  「什麼朋友?」「一般朋友。我們是在街上碰到的。她說她住的那個旅館很髒,我就叫她到我這兒來住,反正我這兒有兩間客房。」
  「既然你叫她來你的房間,她怎麼鑽到港客房間裡去了?」
  「也許走錯門了吧,這兒的房間看上去都一樣。」
  「走錯門?為什麼進到人家間裡去,敲門不開,我們進去她還藏在門後。」「那你應該問她,也許是被下流生港客纏住了。現在開放,什麼人都往國內來,大概他們還以為我們這兒也變成資本主義國家了。你不知道,在資本主義國家,這種女郎半夜敲門的事很多,腐朽沒落就別提了。」
  「老實點!」旁邊那個掀床墊子拉抽屜搜查一番一無所獲的小個子警察走過來對我吼。
  我瞧他一眼,繼續對胖警察馬漢玉說:「可能她慌了,一聽是警察。你知道人人都怕警察,有些事碰上警察就解釋不清了——我可以穿上衣服嗎?」
  「穿吧。」胖警察一擺手。
  我穿好衣服,把錢和證件往兜裡裝。
  「不許裝!」一直惡狠狠盯著我的小個子警察喊。
  「為什麼?這是我的東西,你剛才不是看過了。」
  「叫你別裝就別裝!」小個子一步搶上來,粗暴地打我的手,奪走錢和證件。
  「你客氣點行不行,不要動手動腳。」
  「嘿」小個子瞪起眼睛,「你狂什麼,蹲下!」
  他上來扭我胳膊,企圖壓倒我,可惜技術夾生,被我一下甩開,正告他:「你要幹什麼——現在可不是『四人幫』那時候。」「不是『四人幫』時期又怎麼樣!」小個子年輕氣盛,急了,又撲來扭我,我再次把他輕輕推開。
  姓馬的胖警察冷眼旁觀,大概也覺得他的小夥計不夠老練,說話造次,授柄於人,走上來隔開我們,問我:「你這套房間住了幾個人?」「就我一個。」話一出口,我就後悔了,這個謊警察一查住宿單便戳穿了。胖警察果然給服務台打了個電話,讓他們找出這個房間的住宿單,一會兒,一個穿警衛制服的男人拿著三張住宿單進來。胖警察仔細看了三張住宿單,問:「這個姓蔣的和姓張的哪兒去了?」「到別的地方辦事去了。」
  「你是這個商業局的幹部嗎」
  「不是。」我只好承認,「我是來玩的,因為認識老蔣就住到了他們這裡。那張住宿單是胡填的。」
  「這樣看來,應該詮在這兒的人都不在,住這兒的是兩個來『玩』的。他們什麼時候回來?那兩個,姓蔣的和姓張的。」
  「不太清楚。」「這兒的房錢誰算,你嗎?」
  「當然不,我哪兒那麼多錢。」
  「就是說他們肯定會回來?」
  「大概是。」消逝了片刻的小個子警察忽然從盥洗間出來,手裡拿著我的漱口杯,神秘地倒出一件東西給胖警察看。
  「這是誰的?」胖警察手指捏著一隻黃澄澄的女表。
  「不知道,我沒見過這東西。」
  「這杯子是你的嗎?」「是我的,可這表不為我的。誰知道哪個混蛋給我栽的髒,一小時前我刷牙還沒有。」
  「你指我們嗎?」「沒那意思。」「表是我的。」楊金麗紅著臉承認,「我放進口杯裡的。」
  「你手腳真麻種」胖警察移向她,「也許你接下去要告訴我這表是你媽給你買的吧。」
  「是我媽給我買的,我工作那天買的。」
  「你工作?你媽還挺支持你,給你買個表看時間,你們了怒就不能編得像樣點,都這麼說。這表國內市場就沒出售過!看來你還不是個老手,我再告訴你,這表是假的,一文不值,你被那個老色鬼港客騙了。好吧。」
  胖警察站起來,伸了懶腰,把我的證件、電話號碼本拿起來:「這些東西我先拿走,用完還你。」
  「可我明天就打算走了。」
  「你先別走吧,既然有人付房錢你就再舒舒服服住幾天。記住,這幾天哪兒也別去,我們隨時來找你。還有,我們來找過你這事不要跟你那些哥兒們講。」
  「我沒哥兒們,獨門兒。」
  「不管有沒有,誰也不要講,講了後要你自負。」
  「我也沒犯法,規規矩矩來旅遊……」
  「誰說你犯法了,我說了嗎?」胖警察提起皮夾,一指楊金麗:「你,跟我們走。」小個子警察充滿惡意地瞧我一眼,用鼻子哼了一聲,推搡著楊金麗耀武揚威地往外走,楊金麗傷感地頻頻回頭看我。
  警察走後,飯店警衛又盤問了我一會兒,主要問我怎麼住地來我,誰介紹的,大概回答不知道。
  早晨,張燕生回來了。一進門還挺樂呵,看來昨晚過得挺愜意,問我睡和怎麼樣。
  「挺香。」我甕聲甕氣地回答,「就是半夜你的兩個朋友來找過你。」「誰?阿芸和阿豆?」「不,胖胖和瘦瘦。」「什麼胖胖瘦瘦,」張燕生摸不著頭腦地說,「我不認識。」「他們認識你——警察。」
  「別開玩笑。」「玩哪門子玩笑,昨晚警察來抄了。」
  「真的?」燕生登時緊張了,「他們來找我?」
  「沒有,跟你說著玩呢。找你幹嗎,你又不是他們局長。」
  「說真的說真的,警察真來過了?」
  「真來過了,楊金麗把他們領來的,大概她被他們堵被窩了,就胡說走錯了門,來找咱們的。沒事,警察搜了一遍,咱們也沒什麼走私物品,了不起把咱們當成皮條客了。」
  「你別大意,當成皮條客也夠咱們喝一壺的。」
  「那我倒不怕,沒有的事,安也安不上。」
  「警察還問什麼啦?」「沒問什麼,就問你哪兒去了,我說你辦事去了,什麼時候回來不知道。他們扣了我證件,把楊金麗帶走了,還說隨時再來。」「隨時再來?」燕生剛坐下又「蹭」地站起來,「這地方不能呆了。」
  我和燕生乘的計程車駛出車流,靠邊停在一個規模宏偉的紅色陵園門,馬路對面就是李白玲上班那幢鋼筋水泥和玻璃組成的盒式大廈。我進陵園找了張長椅坐下,燕生去給李白玲打電話。一會兒工夫,李白玲匆匆而來。我把昨晚的事對李白玲講了一遍。李白玲聽完哦吟片刻,問我:「他們扣了你的證件,你能溜嗎?」「那證件是作廢的,要不要都無所謂,我有些擔心的是那個電話號碼本。」這時我驀地想起,昨天我曾把暗記下來的李白玲的電話號碼寫在上了面。
  「上面有誰的電話?」「噢,那都是過去一些熟人的電話。」
  「有我的嗎?」李白玲看燕生。
  「我沒把你的電話告訴過他。」燕生說。
  「沒有。」我也說。「那就沒有什麼。」李白玲鬆了口氣,「我給你們換了個住處,溜了完了。」「可是,」我想了想,還是得告訴他們,「我給老邱的地址也是這個酒鑽。」「他是誰?」「他來幹什麼?」燕生問我,「老邱來幹麼?那個二混子。」
  「……他也是來買車的。」
  「你沒告訴過我。」燕生懷疑地看我。
  「現在告你不晚。」「馬上打長途通知他來得及嗎?」李白玲說,「告訴他換地方。」「恐怕來不及。」我說,「前天不是我們一起打的電報?他現在已經在路上了。要我說其實沒什麼,燕生另找個地方住去。我還回去等,沒事。十處是不是治安處?」我問李白玲。
  「不知道,不過我可以打電話找個公安局的朋友問一下。」
  「你問一下,要是治安處就沒事,不就是風紀上的小事嗎。」「好吧。」我們三個來到陵園門口的公用電話處,李白玲給她的警察朋友打電話,打完電話她臉色大變。
  …十處是經濟保衛處。」
  我和燕生正在酒店房間裡收拾東西,門上傳來猛烈的叩敲聲。燕生迅速鑽進衛生間,我把皮包塞進床下。坐到沙發上喊:「進來。」門開了,老邱昂首闊步走進來。
  我鬆了口氣,喊燕生出來,彎腰拖出皮包繼續往裡塞衣服。燕生心有餘悸他走出來,認出老邱,咧嘴一笑:「是你,嚇我一跳。」「出了什麼事?」老邱看我們惶惶的神情,詫異地問。
  「警察剛來抄過,而且隨時還會再來。」
  「這兒警察那麼凶?」「凶,凶得跟郎平似的。」我扣好皮包,走過去老邱說:「你白來了,那事吹了,徐光濤的車沒了。」
  「怎麼回事?」老邱立刻急了,「那你他媽的給我拍什麼電報?」「這情況我也是剛知道。」我有氣無力地掏出煙請老邱,老邱抽出一根叼上,我給他點著火。
  「彩電呢?」他噴著煙問,「你聯繫沒有?」
  「聯繫了,可我們已經叫警察注意上了,那事該怎麼辦?你用公家的汽車款倒電視,不正找人家逮嗎?」
  「誰捅的漏子?你們辦事怎麼這麼不牢靠。」
  「我猜是老蔣,他發現上當就報了官。」
  「連這麼個笨蛋你們都瞞哄不住,幹什麼吃的!」
  「哼。」我看了眼燕生,「這事一時也說不清楚。」
  「是不是老蔣報的官還沒定呢。」燕生說。
  「既然來了,就不能空手回去。」老邱往沙發上一坐,「我不管,你他媽給我想辦法去搞車,搞彩電。」
  「我他媽沒辦法!」我揮著手說,「警察張著網呢,你讓我乍著毛往裡鑽?」「合著你打著晃涮爺們玩吶!」
  「我還不知道誰涮了。」「你們別在這兒吵。」燕生拎著收拾好的皮包過來說,「先撤,有什麼話回頭說,別讓警察一塊捂了。帶著錢嗎?帶著錢什麼話都好說。」
  「好吧。」我對都邱說,「你先跟燕生走,待會兒咱們再商量。我再跟徐光濤聯繫一下,探探究竟,看老蔣到底是個什麼鳥。只要他沒報官,事情還有緩。」
  「反正,你看著辦吧。」老邱把煙頭嗖地扔到地毯上,凶臉地看了我一眼。我自個兒以房間裡從了會兒,最後檢查了遍房間,看沒丟下什麼東西。就帶上門出來。正想不惹人注意地通過服務台忽聽服務員叫我:「喂。」
  我停下看她,服務員一臉笑容,旁邊坐著的另一個服務員姑娘也在衝我樂。她們問我:「昨天警察找你啦?」
  「是啊。」我立刻裝出了副清白無辜受了冤枉了的樣兒,「我正好端端地像個乖孩子一樣睡著覺,人就突然闖進來,搜身又訊問。是你們給開的門吧?」
  「警察叫開門,我們敢不開嗎?」服務員笑說。
  「也是,這年頭,好人也難免受冤枉。」
  「我得了吧。」坐著的那個姑娘笑著說,「誰叫你和那個壞女人一塊混的,沾包了吧。」
  「我哪知道她是壞女人。從小我就認識她,中學起她就是我們班的團支書,在這兒碰上了,你說能不打個招呼?誰想她變成了壞人。」「都會說,都說自己不是壞人。」
  「你瞧我長得像壞人嗎?多麼忠厚善良的臉,對誰都是那麼誠懇、謙遜。」「越說自己好的人越不好。」兩個姑娘笑的咯咯的。
  一個姑娘好心忠告我:「你不是壞人,可你要小心壞人。特別在我們這樣的酒店裡,什麼沒有?就拿住在你斜對面房間的那個港客老頭說吧,別瞧他道貌岸然,聽民岸然,聽民警說,他壞透了,專往國走私,在香港也是社會渣滓。」
  「你是說老和楊金麗在一起的那個老頭?」
  「就是那個壞老頭。那麼老了,還騙人家女孩子,真不要臉。民警說,要重重罰他,把他的護照都扣了。」
  「光罰還不夠,」我沉思地說,「應該拖出去斃了老傢伙。好啦,我下去吃點東西。」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