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01


  一切都是從我第一次遺精時開始時。那時才剛上中學,開始斷續續、反反覆覆地做一個夢,夢見一個無臉,豐腴的女人,像跳脫衣舞一樣褪去她柔軟、沉甸甸的皮膚,露出滿身不停翕動的嘴。每當這時,我都要死一次,儘管是在夢中,也死得惟妙惟肖,像真正的死亡一樣。因而,我剛剛成年,便已飽經滄桑。小時候,我是個嚇壞了的孩子。
  長大後,我是個在恐怖和抑鬱中度日的男人。
  我知道自己是有來歷的,當我混在街上芸芸眾生中這種卓爾不群的感覺比獨處一室時更為強烈,我與人們之間本質上的差別是那樣的大,以至我擔心我那副平庸的面孔已遮掩不住列的非人,不得不常常低下頭來,用餘光乜斜著渾然不覺的他人。我第一眼看到的是廣場中心迎風搖曳的檳榔和油棕。
  那是一個炎熱潮濕的中午,我坐在南方一座大城市的一家豪華飯店頂層的金紅色餐廳裡,第一個叫李白玲的女人。她是我的朋友張燕生的女友。我昨天乘了一天一夜的火車,今天上午才到達這個城市,身上還穿著厚厚的皮夾克。由於剛才在灼熱的陽光下從車站走到這裡,內衣已經汗濕得像塊浸滿酒汁菜漬的抹布,又酸又臭。可我又不能脫下夾克涼快一下,因為餐廳大量放出的冷氣又讓我一下感到陰冷。這個季節做縱貫全國的旅行,可以交替領略冬、春、夏三季的氣溫,不管穿什麼衣服都不舒服。封閉嚴密的環形巨幅玻璃窗下面,一個典型的南方城市沉浸在陽光中;一片片米色和黃色的高度一致的居民樓區緩緩穿越城市中心的土黃色江水和江上笨重的鐵橋;近處一坐佔地面積很大的著名的貿易中心;周圍矗立著白色的大酒店,劇場和寫字樓,遍佈全市數不清的綠地,有著小鏡子般湖泊的公園和仗這個城市充滿活力的奔跑在磊街小的幾十萬輛各種顏色的大小汽車——再就是充斥著所有街道、廣場、房屋的幾百萬衣衫斑斕的人群。我像一隻棲息在懸崖上的飛鋪一樣無動於中地鳥瞰著人類引以自豪、賴以生存的這一切以及人類本身。
  三天前,我居住的那個北方城市下著濛濛小雨。我踩著便道上軋軋作響的、像一條條毛絨絨蟲子般的埒褐色的楊樹穗子,走進繁華商業區毗鄰的一條不那麼熱鬧的街。
  這條街有一些餐館、電影院、舊貨店和專業書店。電影院常放映首輪外國電影,舊貨店常賣大百貨商場飛翔不到的、和國產服裝迥然不同的漂亮的香港衣衫,餐館營業時間很長,供應完正餐就像咖啡館一樣供應飲料,任你買杯啤酒坐幾個小時,服務員從不轟人,因而這條街麋集著全城所有閒散的、不三不四的年輕人。
  我走進常去的那家簡陋的西餐館,和混熟了的服務員開了幾句玩笑,坐到常見面的幾個朋友桌旁,請他們抽煙,蹭他們的啤酒喝,天南海北地胡扯。他們和我一樣,沒有工作,用不知哪兒來的錢泡酒飽。八十年代初,物價還算便宜,不奢侈的話,一二百塊錢能喝一個月啤酒,還可以偶爾請請客。
  楊金麗穿著長統靴神氣活現地走過來,左顧右盼,像個輕佻的女納粹。我叫了她一聲,她示意我到她那邊的一張桌去,頭一擺,眼一斜。「真他媽膩!」同桌的一個朋友說,「能叫誰背過氣去。你快過那邊去,別把她招來,受不了。」
  另一朋友梗著脖子問我:「你幹嗎找這個加農炮打不到底的『喇』!」「是她找我,你們知道我心眼好。」
  我在大家的哄笑聲中走過去,和楊金麗一起坐下。同桌有兩個規規矩矩的女孩兒,一邊喝汽水一邊目不轉睛地看濃妝艷抹、叼著煙十分張狂的楊金麗。
  「他們說我什麼啦?」楊金麗齜牙咬著煙問,「是不是嫌我沒過去?」「是。」我點頭說。「我不愛搭理他們,俗不可耐。」
  「可是他們特仰慕你。」
  「屁,都是流氓,口蜜勝利劍。」
  那幫傢伙仍衝著這邊哈哈樂,我知道他們在嘲笑我,卻對楊金麗說:「你瞧,他們朝你樂呢,他們喜歡你。」
  楊金麗丟過去一個媚眼,那幫傢伙笑得手裡的酒都灑了。楊金麗羞澀地掉臉對我說:「挺可愛的一幫男孩兒啊。」
  服務員送來一個雪人和兩盞水果三德,我挪過來就吃,楊金麗也高不躊躇地吃。服務員源源不斷上各色奶油點心,我們就心安理得地享用。楊金麗象豹子一樣一樣舔著嘴唇,大聲說:「其實我特苦悶,別看我好像樂呵呵的不知愁。你是不是覺得我一天到晚無憂無慮?」
  「不!」「我心裡的憂愁沒法跟人說,沒人理解我,我根本不是那種醉生夢死的人。我就愛看書,一看書就哭。」
  她的聲音那麼大,我臉紅得發熱:「你要這麼多點心,我真有點心,我真有點吃不了。」
  「不是你要的嗎?」同桌那兩個規規矩短的女孩兒如夢初醒,哭喪著臉說:「你們怎麼把我們的雪人和點心吃了——服務員!」
  服務員走過來,滿不在乎地說:「我哪兒知道你們不是一事的,我就知道往桌上送,自己不主動點。」
  「他們都給吃了幾口,可是我們交的錢。」
  我看看楊金麗,她一副不失體面的茫然想,沒一點掏錢的意思。周圍的人都看我,我只得胸腰包給女孩們賠償損失。
  「要不要再給你補一份?」服務員問。
  「不要了。」女孩們怨恨地說,「怎麼吃別人東西比吃自己東西還膽大。」起身走了。
  楊金麗歎口氣,似乎還了魂,說:「其實服務員上東西時應該說一聲,我剛才吃的時候還納悶,以為你認識服務員,心照不宣呢。我看看滿桌冰水點心,沒了喟口,吃自己的和吃別人的就是不一樣。我點起一支煙。
  「給我一支。」楊金麗親切地捅捅我,我不情願地給她一支。她抽著煙,吐出濃濃煙霧若有所思地看著我。「你說,有真正的愛情嗎?」「……」「我覺得沒有。」「我想知道你叫我出來說的那件好事是什麼,我怎麼沒他媽瞧出有什麼好事!」既然我花了錢,我也就可在不那麼氣,「我餓了,這鳥雪人不頂飯,咱們是在這兒等著開正餐還是換個地兒吃去?這好事怎麼不也得是頓飯吧!」
  按楊金麗的想法,我這已經算侮辱了,她知道外國人遇到這種事什麼臉譜,我也知道,看過電影。她痛苦地望著我,把抽了兩口的煙在煙灰缸裡按滅。我毫不在乎。知道她沒事。她經的這種事多了,假裝什麼要臉呀。片刻,她從「震驚」中恢復過來,疲倦地說:「我沒想到你變成了這樣,生活啊!」她搶在我惡語相向之前,飛快地又說:「好吧,我們談下事。你真是迫不及待,貧困的生活真能把一個看上去溫文爾雅的人變得禽魯不如——你想掙筆外快嗎?」
  「當然他媽的想,不過得看是什麼勾當,你那路子的事我可幹不來,除非乾坤倒轉。」
  「你要老這麼講話,我就不跟你說了。」
  楊金麗一下淚眼盈盈了:「你怎麼對我這樣了現在。我沒做過不對起你的事,我一把你當做好朋友,要是你不願意我做你的好朋友,也用不著這樣……」
  「其實我是把你引為知己,說話才沒遮攔。」我歎口氣說,「你看我跟大馬路上的人這麼說話嗎?壓根不!對小孩都彬彬有禮,跟他們不過這個,犯不上,沒意思,你怎麼就不明戲呢——訪正經事吧,金麗,我求求你,到底有沒有正經事?」
  「我什麼時候騙過你?」楊金麗擦擦淚,白我一眼。我溫柔地哄了哄她,她繼續嗲了一陣,鼻音挺重地告訴了約我出來的目的。我們共同的兩個朋友現在南方邊境倒舊汽車,聯繫的飛翔主中有中原一個小城市的商業局。現車已摘到,可這幫侉子又狡猾又膽小,遲遲不匯款去,非叫這頭去一個人到他們那裡同他們一起去南方。大概他們挨過騙,生怕雞尺蛋打套不著狼再把孩子丟了。摘車的那邊很著急,怕跑了這個冤大頭,可一時又找不著人去。便打著長途叫了有一套迷人本領的楊金麗去,往返差異旅費那個小城市商業局全包了,外帶好處費。楊金麗不屑這種狗腿子(上美國還差不多)的差事,她也不缺錢,就想到了既閒散無聊又窮困潦倒還有一張乾淨的臉的我。「瞧,一有好事我先想到你,你呢,對我什麼態度?」
  「我操蛋,淨把人家的好心生成驢肝肺。」
  「那你倒是去不去?「去!」我一口答應,我想不出會什麼不去的理由。混嘛,有人管吃管住中南海我也敢去。
  那天晚上是我請的客,並對楊金麗根盡阿諛奉承、諂媚慇勤之能事。她也是顧盼生姿,巧笑情兮,弄盡惑人手段。最後,我仍然把她一個人扔在街上,自個乘末班地鐵溜了。
  「李白玲那狗日的怎麼還不來?」我掉頭問張燕生,「她長得什麼樣兒?」「極硬實,胸前象扣著兩個大痰盂。」打橫坐著的徐光濤笑著說。張燕生和徐光濤就是我的兩個倒賣汽車朋友。他們倆都是高個子,風度翩翩,衣著人時,猛看上去活像一對孿生兄弟。他們正笑瞇瞇地望著我搬來的那個「錢櫃」——一個為公家買汽車的小城市商業局的幹部老蔣,就像兩個男孩子望著一個澆著奶油花的大蛋糕。女招待走過來,問我們點不點菜。張燕生說點,遞過菜單給我點。我一點胃口沒有,只是從頭往下挑沒吃皖的東西點,蛇貓鷹隼之流,不嫌其肉麻;燕窩魚翅之類,不怵其價昂。
  「那車……」老蔣怯生生的問。
  「車沒問題。」徐光濤和藹可親地說,「辦好邊境通行證,我們就可以去提車了。」「還是『福特』?」「不,換『豐田』了。」
  「可原來說好是『福特』,帶空調、冰箱。」老蔣看我,想讓我證實,我只看菜單。「『福特』原來是有一輛,誰讓你們不匯錢的,怕我坑你們。」徐光濤盯著老蔣笑著說。
  老蔣洩了氣,沮喪地問:「還是一個價?!「還是一個價,對極了。」老蔣看著,倀聲嘟囔:「在家說得好好的,倒這兒全變卦了。」我看都不看他,又點了幾瓶洋酒,摞下菜單,繼續向窗外看去。我是不忍看他。這個可憐的人,當他把錢匯進徐光濤為他損定的帳尺,就已經一錢不值了。實際上,他還沒動身,就原地讓人鉚了。我乘的那趟火車是在夜裡開出口。開車不久,臥鋪車廂就熄了燈,大多數旅客都上鋪睡覺。我獨坐在車窗旁的折登上,將車窗開了條縫,原野上流動的風吹拂著墨緣的窗簾。列車行駛在縱貫中國南北的大動脈上,窗外一片昏黑的天地,看到偶爾閃過的明亮的站台上的站牌才知道經過的是誶什麼城市。時間一小時一小時地過去,華北平原的城鎮在夜色中靜悄悄地一個個甩在了後面。半夜,我們過了黃河。列車經過鐵橋時叮匡響亮起來的車輪聲將我從夢中驚醒,我欠身撩起窗簾往外看,一根根橫七豎八黑乎乎的鋼樑在眼前閃動。微弱的月光下,熱裡泛亮的河水像一條畫中的河,靜止不動。列車過了鐵橋,車輪重新又輕快沉穩了。我睜著眼躺在黑暗中。像在家裡失眠時一樣,開始胡思亂想,想不可知的未來。感到徹骨寒冷。我一邊裹緊毛毯一邊尋找風源,發現睡前提開的車窗仍在拄裡灌風,下去把窗關了。列車停了,停在一個省會寬敝木大站。雖然是夜裡,仍有不少旅客上車,他們扛著包在站台上奔跑,尋找有空座的車廂。臥鋪車廂的大部分旅客仍在熟睡,只有一兩個要下車的旅客被列車員小聲叫醒,睡眼惺忪地提著包下車。站台很快空跳了,只有幾輛食品車被售貨員推在硬座車廂旁向車上的旅客賣麵包和水果,穿著大衣的站台服務員和警察在踱步。列車開始了,繼續向南駛去。我看看表,不睡了,下站就是我要去的那個城市了。列車大約還要行駛兩個小時。
  拂曉,我和寥寥無幾的旅客下了車,站在粗礪水泥鋪的、沒有天蓬的月台上。天聲微明,站台上燈光愈發顯得昏黃,看不到稍稍有點規模的城市都搞的那種裝點門面、一下車便能看到的赫高聳的建築物。簡直都不像到了個城市,尤其列車開走後,真彷彿被孤零零撂在一個荒野小站。我也知道有沒有人來接我,上車前按楊金麗給我的地址拍了份電報。站台上倒是有幾個男人像是在等人,我故意在他們跟前可疑地轉來轉去,不時窺探他們,他們無於衷地看著我,使我怏怏走開。終於我引起了一個的注意,那人目不轉睛地盯著我,是個戴紅箍兒的車站警察。我決定先出站。出了站,來到站前小廣場,一個穿藍棉衣的黑大個男人迎了上來,問我從哪兒來,我告訴了他。
  「是楊金麗派來的嗎?」
  我略微躊躇了一下,看他一本正經的樣子,點點頭:「是她派來的。」「我姓邱,來接你的,走吧。」
  他跟我握了握手,推起旁邊支著的一輛自行車,帶我走向廣場四周密密麻麻、黑黝黝、迷宮般的小巷子。進了小巷子,他飛身上車,我緊抱著包坐上後座。自行車左拐右拐,蹬得飛快。這城市在東漢末年便是有名的軍事重鎮,歷史上幾次著名戰役就是在這一帶打的。一千五六百年過去了,這兒衰微頹敗了。城裡看不到任何的價值的古跡,也很少新式大廈,到處是百餘年來為應付迅速膨脹的人口匆心建造的低矮醜陋的平房。特別是的十年來人們自己用碎磚、木板、油氈為新婚夫婦搭起的違章建築,獨食了街道,綠地,使道路彎彎曲曲。城市顯得雜亂無章,天亮起來,街上出現一些衣衫不整、土頭土腦的行人。老邱把車停下,問旬不是有點冷,我哆嗦著承認。「喝碗餛飩吧,熱乎熱乎。」
  「還遠呢?」我隨他走地路進一個賣小吃的棚子問。「不遠了。」他叫了四碗餛飩,從一個骯髒的鐵皮匣中拿出兩雙粗糙的木筷,比比齊,遞給我一雙。「湊和吃點,這兒的東西什麼都變味了,就餛飩還行。」
  棚子裡大鍋升騰起瀰漫的蒸汽,圍裙污垢油膩我服務員端來滾燙的雞絲餛飩,涼風一吹,碗上凝了一層油脂。我往餛飩裡放了少辣椒糊,把油汪汪、紅乎乎的兩碗餛飩都囫圇吞了下去。「人和楊金麗挺熟?老邱遞給我一支煙。
  「可以,」我說,「一般吧。」
  「我和她不錯,徐光濤張燕生我也都認識。汽車真有吧?」
  「他們說有那就是有,不過我也沒見著,估計應該有。」我把煙點上。老邱呆著臉抽了幾口煙,對我說:「過會兒你見著老蔣說話留點神。別說什麼『估計應該有』,就說有,車就在那兒等著呢,你見著車了,車就是你經手買的,什麼事都妥了專等錢了!得把話砸實了,否則你模稜兩可,這土財主就縮了。」
  「他要細問呢?」「侃唄,諂唄,胡說八道會不會?」
  「倒是會一點。」「這就結了。不會這個你出來幹麼?不會這個什麼事能幹成?就這麼回事,為什麼都是假的,掏出銀子來是真的。」
  老邱陰著臉,我低頭哼哼一笑。
  我記得後來我一見老蔣就認了他個「大哥」。巧舌如簧,又打又拉,在一間骯髒下流的小酒館裡用劣質自酒把他灌得爛醉,拽著他脖領子拖去銀行提款。我想起他那會兒也許把我當成了福特本人,而他自己則是我同父異母,名副其實的「大哥」——大款哥。那天晚上天很黑,馬路上燈火闌珊。商店都關門了板,街上早早就沒了人,只有風陣陣吹過空蕩蕩的馬路,就像吹過寂靜的曠野。我昏頭漲腦跟著黑煞神似的老邱鑽地了迷宮般縱橫交錯的小巷子,擦著低矮烏熱的屋簷走。隔很遠才有一根木電桿,吊著盞昏黃的路燈。路宇下多有大堆的垃圾,垃圾堆後在的黑暗暗處忽明忽滅地閃著向顆紅紅的煙頭,走近可以看出幾個少年沉默的輪廓。很多路燈都不亮,我們基本上是憑借依稀的星光走黑道。時間不算得晚。絕大多數人家卻都熄燈上床,只有看到夜色下緊緊挨挨,層層疊疊地無數小屋,你才會想到近在咫尺的周圍迸息靜臥著成千上萬的人。在一個不亮的燈燈桿旁,老邱停下來,讓我扶著車,自己深一腳、淺一腳地走上垃圾堆。我極力往黑糊糊的垃圾堆後看,看出那兒站著個人。老邱過去嘀嘀咕咕不知同那人說什麼,一會兒,摟著那個出來,走到跟前我才看出是個女孩兒。我們繼續往前走,道越發窄了。地上還淨是土坷垃碎磚頭,走得入磕磕絆絆。終於豁然開朗,我們走出鬼域般的舊城區。一條相當寬闊、路燈齊全的大馬路橫亙眼前,路邊有幾幢一模一樣的簡易樓,馬路對面似乎是新建工地,蓋了很多半截樓房,工地後面是昏暗的大片田地,這兒已經是郊區了。老邱指給我看馬路盡頭一座稍明亮些的建築,說那就是火車站,我已完全轉了向,甚至不能相信那就是我來時的那個車站,老邱說就是它。老邱家在那幾幢簡易樓裡的一幢,一間屋,一張床,我們三個就擠在那張床上。黑暗中,我聽到老邱說:「那車,別給老蔣!」一個身著西裝,豐腴莊重,燦若銀盤的臉上有著雙黑色大眼睛的女人出現在餐廳門口,矜持佇立,款款掃視大廳。當她看到我,我做了個鬼臉。張燕生見狀回頭一看,立刻豎起胳矛喊那個女人。又對我調侃:「有戲呀,一下就認出來了。」
  「那麼大個砣放在那兒,狗熊也看得見。」
  李白玲笑吟吟,一步三搖地走過來,徐光濤和張燕生笑容可掬地用欣賞的目光迎候她,彷彿在看時裝表演。
  「你怎麼才來?」張燕生慇勤地拉開為她留著的椅子,給她介紹我和老蔣。李白玲看了我一眼,問張燕生:「給你聯繫的房間住上了嗎?」「住上了。」「條件怎麼樣?」
  「還可以,就是客房服務員不漂亮。」
  「這我可無能為力。」餐廳女招待推著銀閃閃的餐車來上酒菜,她顯然認識李白玲,沖李白玲一笑,李白玲也親熱一笑,支使她拿些冰塊來,女招待連連點頭答應。女招待開了酒瓶塞,在每人的玻璃杯裡斟了酒,退下去,我們吃喝起來。張燕生,徐光濤相當活躍地竟相向李白玲敬酒調笑,李白玲左右逢源,酬酢自如。我知道李白玲在此進個神通人大的人物,我們此行一切食宿都是張燕生通過她安排的。這女方渾身魅力,特別是那雙黑眼睛,視界極寬。不管她仰臉嬉笑,還是低首啜酒,我總感到一縷視線不輕不重地落在我身上,沉靜有如一個人在幕後不動聲色地打量我。「你是第一次來這兒嗎?」她忽而轉向我問。
  「嗯。」「看上去他挺老實的。」她對張燕生、徐光濤說,「跟你們不一樣。」「老實屁!」張燕生說,「數他壞,整個一個階級敵人,全是裝的。」「是嗎?」李白玲感興趣地望著我。
  「還是有應該相信你的第一印象,這是有目共睹的。」
  「你非常像我認識的一個人。」李白玲明顯帶有好感地對我說。「也許我就是你認識的那個人,再好好看看。」我嬉皮笑臉。」「不,她是個女孩兒。」
  張燕生和徐光濤不懷好意地吃笑,我也笑,不再說話繼續喝酒。「為什麼中國男人雌化現象這麼普遍,嗯,為什麼?」
  我孟浪飲酒,腦漿都沸騰了,聽到李白玲對的張燕生的感慨,憤然插話:「因為中國女人先於男人普遍雄化。
  李白玲微笑地看著我。
  我強自鎮定地坐著。「你也非常像我認識的一個人。」
  「是嗎?」她盅了口酒,笑著說:你大概要報復我了。」
  「不是中國人。」「噢,」李白玲沉著地說,「我倒是有八分之一的外國血統。我祖上有不在北京做官,庚子年八國聯軍打進來,燒殺姦淫。」
  我終於堅持不住了,酒性上來了,心臟象小噴泉似的突突跳躍,站起來喃喃說:「我說的是個黑人,一個胖胖的非洲姐妹。」我走出餐廳。電梯驟然下降時,酒物已經湧出,我竭力將全部內容含在嘴裡。進了房間,我立刻衝進衛生間大吐特吐,唉喲喲地呻吟,大聲喘氣,像是剛被人痛打一頓。吐了又吐,最後終於吐乾淨,我干噎著把馬桶沖了,用淋浴噴頭沖淨地上的殘漬,漱了口出來,愣心地坐在沙發上,一閉眼就感到天旋地轉,像被兒童一鞭接一鞭抽打的陀螺。電話鈴響了,我拿起來掛上。片刻,李白玲推門進來。
  「滾你媽的滾你媽的!」
  「你怎麼啦?喝暈了?」
  「滾你媽的,少在這兒裝大尾巴狼。」我趔趄撲過去,粗暴地往門外推她,「我不在上面吃飯,下來幹麼?」
  李白玲掰開我抓住她胳膊的手,有力不失分寸地把我推回沙發。「你醉了,喝這麼點酒就醉了,吐得滿屋子是味。」
  她走到桌旁沏了杯釅茶,塞到我手裡,讓我喝,又擰了條涼毛巾給我擦臉。「好點了嗎?」「好點了,謝謝。」我頭腦清醒了,對她說:「你回去吧,說我沒事,一會兒我就上去。」
  「我還是陪著你吧。你跟我說話,一散一下注意力,就不會頭暈了。」「這是正常的——喝醉,不醉我反而不舒服。要的就是這感覺。」「你這是變態。」「不不,我跟別人不太一樣,你瞭解我你就會知道——你不能用世俗的眼光看。」「啊!」李白玲笑過來。「又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人。」
  「怎麼,又是一個!還有方便?」
  「我,你沒看出來?我對人我的胡言亂語不是一點都沒吃驚。」「你一說我倒看出來了,你的確有點碩大無朋,特別是眼和——臉。」李白玲先是一笑後是一板:「留著你的刻薄話形容形容自己吧。你既然能指人了那就是恢復正常了。咱們是不是若無其事地上去,不能叫那些俗人看咱們笑話對嗎?」
  「對的。」在走廊裡,李白玲挽住我,我感激地衝她一笑。回到餐廳杯盤狼藉的桌旁。燕生問我:「和以桶親嘴去了?」
  「沒有。」「那和李白玲親嘴去了?」
  「是!」我大笑望著李白玲,李白玲也笑。「真沒事?」徐光濤問。
  「沒事。」李白玲替我回答,他看見一漂亮姑娘,就滿酒店尾隨人家,我找到他時,他正和人家糾纏不休,非說人家心事。」「光濤,如果你能把車給我留一禮拜,我給你五千塊錢。」
  我們這頓馬拉松似的飯終於吃完了,老蔣付飯錢時都快哭了。步出餐廳時,我和徐光濤走在後面。
  「不是我要,是我的一個朋友要,可他非得一個星期後才能誑出錢,不瞞你,就是那邊的聯繫人老邱。」
  徐光濤手裡玩著煙,增晌不語好一會兒才說:「一個星期怕是留不住。他們已經拖了很長時間,要車的人很多,搶得打破頭。」「所以想讓你用老蔣的錢先墊上,他的錢不是已經入了你的帳戶?」徐光濤笑起來,暖昧地沉默。
  「實說吧,老邱答應給我一萬,我分你五千,絕對沒打埋伏。老蔣答應給你多少錢?瞧他那樞鼻縮眼樣兒,打他的錢比你胗子打蛔蟲都難。」「我相信你,咱們有的說嗎?」徐光濤說,「不說別的,看哥兒們面我答應你。不過一周內你們一定要把車款匯來,免得坐蠟。」「那是一定,我跟你一起去邊境,沒錢你把匯進帳戶。謝謝光濤,我早知道你仗義。」
  「這話我怎麼聽著那麼彆扭,謝謝?聽這意思是要害我。」
  「去你的王八蛋,不答應弄出你尿來。」「這話聽著親切多了。」
  「老李。」我快步攆上正親密地張燕生交頭接耳談笑的李白玲,從中間把他們分開,問李白玲附近哪有郵局。
  「跟我一起走吧,我正好也要回單位辦點事。」她說,「我帶你去。」」你就別去了。」我說燕生,「怪礙事的。」
  「我不是去。」燕生笑著說,「我回去睡覺去,我和老蔣哥兒們。」他把老蔣拉過來,搭著他的肩象狐狸阿媳婦摟著灰兔小朋友。「別把頭睡扁了,」李白玲衝他背影喊,「那就不帥了。」
  酒店門口,計程車一輛接一輛駛來,開走。我和李白玲鑽進一輛車,計程車駛出酒店庭院,開上馬路,李白玲告訴司機要去我地方。「先到我單位去,回來再送你去郵局。」
  「隨你大小便。」我往後一仰,「你在什麼單位?」
  李白玲說了家著名大公司的名稱,補充告訴我,她是那家合資企業駐當地辦事處的副經理。
  「怪不得你路子野,大家都求你。」
  「就那回事,都是利用。以後,」她看看我說,「你有什麼事我也可以幫你辦。」「你真是個熱心腸。」「那倒也不是。只不過我這個願意交朋友,省得一個人孤單單挺無聊。」她笑吟吟地年喜新厭舊我,我也笑吟吟地看著她。好說:「好孩子。」汽車停在一幢新建的盒式大廈門口,李白玲邊下車邊問我:「和我一起上去嗎?去我辦公室看看。」
  「不啦,我說,「司機該不放心了,我在車裡等。
  「那好,我馬上下來。」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