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十三


  布姬開始用一種十分雄渾的聲音,說出了一連串話來,約有兩分鐘左右。以羅開對世界各地的語言的瞭解程度,竟然半句也沒有聽懂!
  布姬又解釋:「這是我們這一族特有的語言,傳說是獅神親自傳授的,除了我們的族人之外,世界上根本沒有人會說,甚至世界上不知有這樣的一種語言存在!」
  羅開吸了一口氣,咕噥了一句:「世界之大,無奇不有!」然後他道:「獅神降身,說的自然是要到海中去搜尋你們祖先的遊魂了?」
  羅開在這樣問的時候,仍然盯著螢幕在看,布姬道:「是,每個人都聽得懂。」
  羅開也知道人人都聽得懂,因為人人的臉上,都現出興奮莫名的神色。
  布姬在錄影帶放完了之後,歎了一聲:「現在你相信了,我們確然是要在深海之中,搜尋一批遊魂!」
  羅開有怪異莫名的感覺,苦笑了一下,用開玩笑的語氣說:「祝你們成功——如果我對你們全體去發表一篇演說,要你們放棄,一定是無效的了?」
  布姬望著羅開:「你說呢?會不會有效?」
  羅開道:「真不錯,我本來打算那麼做的!」
  布姬歎了一聲:「我是其中的一分子,你不能說服我,就不能說服其他人!」
  羅開提高了聲音:「你和他們不同!他們的生命之中,只有這個夢想,而你可以走出這個夢想,因為你的生命之中還有我——」
  布姬一定是早已料到羅開會這樣說的,所以一當羅開說到這裡,她就迅速無比地接了上去:「你的幾分之幾?」
  羅開怔了一怔,無法再向下說去。
  布姬揚了揚眉:「像開羅的那位美女一樣,生命的一切意義,就是一年之中可以有幾天可以和你在一起?如果是那樣,鷹,我寧願不追求我的夢想。」
  羅開不禁苦笑,他有點惱恨——可是又不知惱恨什麼,他不惱恨自己的生活,也不惱恨布姬的話,可是他感到十分惱恨,所以他不出聲。
  布姬十分感歎地道:「那位美女的名字是燕艷?她能這樣對待自己的生命,真不容易!」
  羅開突然之間,感到十分疲倦:「她不是地球上的女人。她已經好幾千歲了!」
  雖然布姬知道羅開的傳奇生活,可是聽到他這樣介紹燕艷,也不禁怪異莫名,羅開苦笑:「我不向你詳細說她的故事了——你做了公主不應該做的事,會不會受到族人的懲處?」
  布姬笑得十分甜蜜:「我替族人立了大功,族人準備推舉我做女皇!」
  羅開呵呵大笑起來,他在突然之間,覺得事情荒唐之極——正因為實實在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才覺得事情的荒唐,無可言喻!
  他在大笑一陣之後,才道:「希望你們的搜尋工作,有輪班工作制!」
  布姬咬了咬下唇:「只要我不在海底,天涯海角,我都會第一時間,到你的身邊!」
  出乎羅開的意料之外,布姬對於核潛艇結構之熟悉,達到專家程度,而且能熟練地操縱潛艇中的一切儀器。問起她獅神降身時的感覺,她搖頭:「說不上來。」
  那十來天的海底生活,在羅開的記憶之中,自然愉快之極,但愈是愉快,到了要分手的時候,也就愈是悵然。
  可是再悵然,還是要分開的——天下無不散之筵席!
  潛艇中的空間相當狹窄,但是對於相親的男女來說,卻絕對不會感到侷促,反而感到適得其所。像這時,羅開把纖小嬌柔的布姬緊緊擁在懷中,布姬也把自己的嬌軀緊貼著羅開,兩個人的身體之間,一點空隙也沒有,男女的肌膚的緊密相貼,可能會帶來生物電的交流,而這種交流,又一定能刺激人的大腦,使人產生歡愉的感覺,要不然,何以羅開和布姬都如此享受這個姿勢,久久都不想變換呢?
  兩成年男女都經驗過和異性相擁,自然也都注意過,男女如果相擁而臥,最好的姿勢,不是互擁——互擁的話,必然有一方的手臂會被壓在對方的身體之下,時間久了,就會不舒服,所以最好就像羅開和布姬這時那樣——羅開強而有力的手臂,擁著布姬,而布姬的身子,柔軟如綿,貼向羅開,這就配合得天衣無縫了。
  羅開的手,在布姬滑膩的背部撫摸著,那令得布姬的身子在微微發顫——這種輕微的顫動,只有和她緊貼著的人才能感覺到。
  羅開自然是感得到的,所以就把她擁得更緊。
  他們已決定在中午時分,把潛艇升上海面——這時,已只餘下不到一小時了。潛艇已經航行到了印尼的海域,羅開的任務已完成了!
  氣氛令人傷感,但這時他們相擁無語,卻又有著難以言喻的溫馨。
  過了好久,羅開略欠了欠身,布姬喝了一口酒,半口嚥了下去,仰起身來,把半口的酒,哺進了羅開的口中,羅開把她的身子提起來,完全放在自己的身體上,然後再把她緊緊地擁住,在她的耳際低聲道:「你的族人一定已經在岸邊,等候歡迎潛艇浮出水面了?」
  這是意料中的事,因為他們那麼急切需要得到這艘潛艇,甚至為了得到這艘潛艇,不惜「犧牲」了他們的公主!羅開就曾奇怪過何以在航程之中,布姬一直不肯全速航行——布姬的解釋是:要爭取多一點時間和你在一起,鷹!
  可是這時,布姬的回答,卻得令羅開大感意外,她先是道:「不,他們不會。」
  羅開的雙手在布姬的背上,輕輕拍打出詢問的密碼來。布姬的回答更加出人意表:「因為除了我之外,沒有人知道有這艘潛艇!」
  羅開一下子把布姬的身子托高,他看到布姬的俏臉之上,大有狡猾的神色。可是他仍然不明白,布姬卻嬌笑了起來:「對不起,鷹!當我接到了你的通知,就是你已經得到了潛艇的時候,我不相信事情會那樣順利,所以並沒有轉告任何人,怕他們太高興了,如果不是事實,會極度失望!」
  羅開叫了起來:「嘿!對我那麼沒有信心?」
  布姬把臉貼在羅開的心口,這樣,她可以聽到羅開的心跳聲。她不作任何解釋,只是用她溫柔的動作,去請求羅開的原諒。
  羅開在忽然之間,感到了極度的興奮,他大聲道:「那麼,我們何必急於把潛艇升上水面?」
  布姬震動了一下,睜大了眼睛,望著羅開。羅開捧住了她的臉:「你曾給我三個月的期限,至今為止,過去了不足一個月!」
  布姬喃喃地道:「當然是愈早愈好——」
  她只講了一半,就陡然住口,眼珠轉動,忽然又道:「我們可以先開始搜尋,如果有發現,我更會成為全族的英雄!」
  羅開吐了吐舌頭:「不得了,我所有的,不但是一個公主,還更可能是一個女皇?」
  布姬咬了咬下唇,用極低的聲音。反問:「我……是你的所有?」
  這一個聽來很普通的問題,卻令得羅開一時之間,完全答不上來。剛才他那樣說,並不是刻意的,可是言者無意,聽者有心,布姬作為一個女人,不管她的身份如何,都希望被一個男人全心全意地擁有,安歌人是這樣,布姬也不能例外。
  可是布姬從來也不敢夢想自己成為羅開的女人,所以她在這樣反問的時候,聲音甚至是發顫的!
  羅開的心中也十分偶然,如果是別人,他可以乾脆說「對不起,我說錯了」,可是對布姬,他又有一份特殊的喜愛,使他不忍心那麼說。
  他在猶豫,布姬已低歎了一聲,那一下歎息聲,令得羅開立即道:「是,你是我所有的,我不會再讓別人佔有你,不會!」
  布姬興奮得身子發抖,眼中淚花亂閃,可是卻又笑容滿面,她的聲音略帶哽咽:「我怎麼會給別人佔有?我是你的,你的!」
  她一面說著,一面極用力地緊抱著羅開,而且不由自主地喘著氣,羅開深深地吸了一小口氣,兩人又沉默了許久,在海底,時間似乎不再改變,尤其在他們已經知道至少又可以有兩個月在一起的時候。
  過了很久,布姬才心滿意足地抬起頭來,笑容燦爛動人,徵求羅開的意見:「我們現在就開始搜尋?」
  羅開也十分關懷地笑了起來,因為他再也想不到,在自己一生的許多遭遇之中,會有這樣的奇遇——和一個如此出色的美女,長時間單獨相處,在深海之中搜尋一批遊魂!這真是匪夷所思之極的奇遇!
  羅開抱起了布姬,經過狹窄的通道,進入了駕駛艙,布姬熟練地操作著深海探測設備,又調整了一下潛艇航行的方向。
  羅開道:「在那次拜神儀式中,獅神曾給你方向的指引?我看到你一面發出獅吼聲,一面伸手直指東南方,那是獅神的指引?」
  布姬點頭:「是,我們現在就照獅神所指引的方向航行,可是不知道確切的地點。」
  羅開笑:「不要緊,我們航行一個月,沒有發現,就回航,一定可來得及趕上三個月的限期。」
  布姬纖巧的手指,在各個按鈕上,靈巧地操作著,不一會,一幅和探測設備聯結的螢光屏上,就有了畫面——探測設備並不是直接攝像的,但是卻能把聲波探測到的一切,通過電腦組織,化為清楚玲玫,色彩繽紛的畫面,顯現在螢光屏上。
  這種超聲波的探測方法,可以把海底的一切都示出來,比直接攝像進步得多,而且可以借調整距離,來觀察細小的物體——甚至一顆環子,也可以放大到整個畫面來觀察,一個浮游生物,可以放大兩千倍以上。
  這種先進的探測設備,自然有多種用途,可是無論是設計者還是製造者,只怕絕不會想到,這種尖端科學的結晶,會和靈魂發生關係!
  一想這一點,羅開不禁有點駭然。
  這時,螢光屏上所顯示的畫面。正是珊瑚海深處的景色,迷人之極,像是幻景一樣,各種水族,有時看起來,像是會衝破螢光屏,鮮蹦活跳到眼前來一樣。
  但是羅開忽然想到了一點:如果探測設備真的找到了海底遊魂,螢光屏上會出現什麼樣的畫面呢?
  他把這個問題提了出來,布姬也不禁目瞪口呆,過了好一會,羅開才駭然失笑:「現出來的會是鬼魂?如果是的話,那我們兩個人是世上第一個看到鬼魂真實形象的人了?」
  布姬也駭然:「看到鬼魂?鬼魂……會是什麼樣子?」
  羅開托起了布姬的下頰:「那些遊魂是你的上代,嗯,看你這樣俏麗,他們也不會難看到哪裡去!」
  布姬和羅開的對話,在別人聽來,可能根本不懂,可是他們相互之間,卻可以得到極大的樂趣。
  羅開在布姬略停操作的時候,在她的身後,圍住了她的細腰,吻著她腴白的頸:「我們需要一直守在這裡?沒有一種設備可以在有所發現之後,發出訊號聲?」
  布姬指著面前的許多按鈕:「看,這就是自動監視系統,一共有八十一組,每一組可以分辨三種元素,利用這個系統,可以預訂要探測的物質,可是,請告訴我,鬼魂屬於哪一種?」
  羅開不禁苦笑:「鬼魂屬於哪一種物質?鬼魂根本不是物質,根本沒有人知道鬼魂是什麼東西!」
  布姬做了一個很無可奈何的手勢,羅開大是懊喪:「我們要一直在這裡不離開?」
  布姬補充:「可以輪班——當值的時候,必須一直盯著螢光屏!」
  她說到這裡,忽然作了一個十分嬌俏的神情,令羅開的身子俯向前,在他的耳際低聲道:「就算當你進入我的身體時,我也會睜著眼睛來享受!」
  羅開打了一個「哈哈」:「有趣之極,現在?」
  布姬突然張口,在羅開的肩頭,重重咬了一口——而當她這樣做的時候,她居然真的斜著眼,視線投在螢光屏上留意著變化。
  羅開歎了一聲:「就算找到了遊魂,你也根本不知道螢光屏上會有什麼變化!」
  布姬皺著眉:「總會有變化的!」
  這時,正有一群色彩十分艷麗的魚群,正在游過去,布姬伸手向前指了一指:「不會這樣正常。」
  羅開沒有說什麼,他想起了一個著名的冒險家對於鬼魂的獨特的見解,假設著鬼魂被探測到之後是一種什麼樣的情形。
  羅開在想了片刻之後才道:「有一位先生,他假設鬼魂是一組類似電波的存在——由這個人生前的記憶所產生的生物電波形成。」
  布姬睜大了眼:「很佳妙的設想——如果是一組電波,那麼,在螢光屏上顯示出來的,應該是什麼?」
  羅開道:「那位先生曾經和一個被困在一塊木炭中的鬼魂交談,用的方法,就是鬼魂用力量在示波器的螢光屏上現出聲波的波紋來。」
  羅開的這一番話,已經算是說得相當慢的了,可是布姬仍然聽不明白,她耐著性子等羅開講完,才問:「你說了些什麼啊?」
  羅開微笑,因為他知道,那位先生的每一次經歷,如果用十分簡單的語言來概括的話,那麼聽的人,多數聽一遍是不會懂的。所以,他又把剛才所說的話,重複了一遍,布姬的神情,仍然疑惑之至,喃喃自語:「一個鬼魂,被困在木炭中?和人用示波器來交談?」
  然後,她抬起頭來:「這位先生的經歷,可說是奇特之至了!」
  羅開點頭:「當然奇特,他的這個經歷,給我們一個啟示——鬼魂不可能是物質,而是一種能量,探測設備是不是有探測能量的設置?」布姬道:「當然有,連輻射量都可以探測。」
  羅開笑:「那就把自動通知設備,固定在這一方面。」
  布姬的神情遲疑,因為鬼魂是一種能量,那不過是一種推測,如果不是呢?羅開要利用自動通知設備,是不是他想兩個人一起離開?如果是的話,才一錯過了,那又怎麼辦?
  布姬的一雙妙目,注視著羅開,用眼神哀求羅開不要反對她的提議。
  羅開笑了起來:「自然照你的意思辦,我們兩個人,至少要有一個在這裡,我只是怕,萬一你享受到不能控制的時候,會閉上眼睛!」
  布姬發出了一下嬌嗔的叫聲,捏著拳,在羅開的胸口,重重打了兩下,無限嬌羞,羅開一面假裝叫痛,一面已捉住了布姬的手,布姬咬著下唇,低聲道:「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核潛艇的駕駛艙中親熱的?」
  羅開立刻回答:「有,我和你!」
  他把布姬拉了過來,這時候,他們還在潛望鏡的旁邊,羅開扳下了潛望鏡的扶手,抱起了布姬,布姬哀求著:「鷹,別折磨我!」
  她的叫聲令人聽了心痛,羅開卻緩緩搖了搖頭:「不是折磨!」
  他沒有停止,抱著布姬上了扶手,又陡然把布姬的身子翻了過來,於是,布姬就變得伏在扶手上,她的腰肢十分柔軟,整個人如同對折,她的雙手撐在地上,臀部也就格外地高聳。
  羅開低聲問:「怎麼樣?」
  布姬大口喘著氣:「我不是公主,我是你的女奴,隨便……你吧!」
  任何男性,在美女這樣的承諾之下,會怎麼樣「隨便」法,想起來多半是一樣的。布姬的手一直撐在地上,有時,她的手指彎曲,想抓住一些什麼,可是駕駛艙的地板平滑之極,哪裡抓得到什麼?於是,她的手指捏緊了又放鬆,放鬆了再捏緊。隨著她忽快忽慢的呻吟聲,駕駛艙之中,春色融融,的確是人類自有潛艇以來,從來未曾有過的奇觀!

  ------------------
  文學殿堂 雪人掃校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