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在和高達商量了之後,羅開就開始聯絡那幾個人,他首先取得聯絡的是妙人兒姐妹。
  妙人兒姐妹和高達分手不是太久,她們都曾參與「天神之盒」的研究,一聽到了羅開的聲音,十分高興,嬌聲嗲氣:「不論你在哪裡,我們二十四小時就可以趕來陪你,請給我們這個機會!」
  羅開一想,如果一直有這一雙寶貝陪在自己的身邊,倒也是賞心樂事,所以一口就答應,兩人一聲歡呼,竟未及羅開說出另外有事,就掛上電話!
  羅開心知她們必然在二十四小時之內趕到,所以倒也不急,他又和別的人聯絡,提出了需要一個可行的得到一艘核潛艇的辦法,如果提供的方法在經過研究之後,被認為可行,會得到一億美元的厚酬。
  接到了這個訊息的幾個不法分子,聽到了這個訊息之後,都大為興奮,各表示在三天之中,一定可以有妥當的計劃呈上。
  羅開在忙了一天之後,雙手交叉,放在腦後,門鈴就在這時響起,羅開不禁怔了一怔,心想這兩個妙人兒竟來得這麼快?
  他走過去開門,門一打開,一陣香風,夾著一個甜膩之極的聲音飄了進來:「鷹!」
  站在羅開面前的,是一個頎長的女郎,短髮大眼,膚色如雪,羅開當然認識她,可是卻想不到她會在這裡出現,所以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來的美女,不是別人,乃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高級情報官黛娜上校!
  羅開和黛娜上校的交情,開始於羅開和宇宙之間的邪惡力量「時間大神」作殊死戰的時候,他已有一段時間未曾見到黛娜了,這時,黛娜一進來,一雙妙目就盯住了他,他也自然而然,伸手摟住了她的腰。黛娜豐腴了一些,雖然她身形高佻,並不覺得,可是羅開卻立刻感到她高挺的臀部,圓大了不少。
  黛娜的氣息有些急促:「怎麼一回事,你急需一艘核潛艇?」
  羅開笑著點頭:「消息傳得好快!」
  黛娜也笑:「不是消息傳得快,是地球實在太小,你當然知道,無線電波一秒鐘之內,可以繞地球七周半,任何消息,在理論上來說,在一秒鐘之內,可以傳到地球任何角落了!」
  羅開在她的豐臀上拍了一下:「你有什麼好的提議可以提供?」
  拍了兩下之後,他的手便再也不願意提起來了,黛娜一定是經常運動的緣故,她臀部的肉十分結實,羅開要用力,才能使自己的五指拉攏。
  他自然立刻想起了最近才認識的蓮子,蓮子那成熟婦人的侗體,也有著十分誘人的豐臀,可是卻柔軟滑膩得很,和黛娜不大相同。
  在羅開的手指用力的搓捏之下,黛娜咬了咬下唇:「我覺得很奇怪,你連登陸月球的裝備,都一下子可以弄得到,何必為了一艘核潛艇而大張旗鼓?而且,世上有核潛艇的,也不只是荷蘭一個地方!」
  羅開聽了,不禁長歎了一聲!
  一艘核潛艇,確然不算什麼,當遍體噬痕的布姬,倦縮在羅開的懷中,接受羅開的愛撫時,羅開早已想到過,大不了到最沒有辦法的時候,去求三晶星機械人康維十六世,一定可以如願以償。
  可是就在這時,布姬卻一面回撫著羅開,一面道:「我們一定要一艘荷蘭製造的核潛艇,請你別問什麼原因。」
  羅開呆了一呆之後,果然沒有問什麼原因,只是照布姬的意思去進行,所以聽了黛娜的話之後,他也只好發出長歎聲!
  指定要荷蘭製造的核潛艇,康維十六世可以起的作用就不大,當然,逼不得已時,還是可以請他幫助,但他能做到的事,其他人也可以做到,不像憑空造一艘核潛艇出來,那就只有康維十六世一個人才做得到!
  黛娜的身子開始緩緩扭動,羅開雙手的動作,使得她像是有許多蟲在身上爬一樣。
  羅開在想了一想之後,才道:「我一定要一艘荷蘭製造的核潛艇——」
  當他說到這裡的時候,黛娜熾熱的身子,已經貼得他十分緊,他和她兩個同時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又同時叫了起來:「這時候還在說潛艇的是傻爪!」
  然後,他們不再說話,他們深深地吻著,只是在喉間發出一陣含意不明的,但是十分原始的聲音。此刻他們身上的遮蔽物越來越少的時候,他們的身體都是滾燙的,需要異性慰藉,他們的身體,可以移動的部分,都盡一切力量在和對方的身體接觸,憑這種動作,得到流遍全身的,難以言喻的快樂。
  若干時日之前,嬌小玲瓏的卡婭,曾見過羅開和黛娜的親熱,卡婭的感歎是,這才是真正的男人和女人!
  真正的男人和女人,這時正各自盡著自己男人和女人的本分。他們進行得那麼認真,全身億萬個細胞全心全意的投入,他們發出的聲音,那麼密切地配合著他們內心深處所感受的歡樂。
  等到一切已漸漸好像恢復了正常之後,他們又一起長長地吁了一口氣,黛娜的雙臂,仍然像蛇一樣地纏在羅開堅實的身子上,她的聲音聽來斷斷續續:「人……其實什麼……都不需要……」
  羅開的雙臂,也環抱著黛娜。黛娜身子高,近年來,又豐腴了許多,把這樣的一個女人緊摟在懷中,就有一種十分充實的感覺,感到懷中的女人,她的侗體的每一處,都能使男人感到滿足。
  羅開的雙手,在她的侗體上每一處地方移動,不斷發出讚歎聲。黛娜因他雙手的移動而有點不安,咬著下唇,喘著氣:「你……受了什麼人的委託?」
  羅開用力在她的豐臀上拍打了一下:「怎麼又想起你的職務來了?」
  黛娜撐起身子來,伏向羅開:「人總不能脫離現實的,是不是?何況你把事情鬧得天翻地覆,有關方面能不緊張嗎?」
  羅開輕吻了她一下:「有關方面?是不是能說服荷蘭,讓一艘潛艇給我?」
  黛娜吸了一口氣:「令人不明白的是,要一艘核潛艇,有什麼用途?」
  羅開徒然哄笑起來:「或許是有人想長期作海底的旅行,所以才有這樣的要求!」
  黛娜斜睨了羅開一眼,她當然知道羅開是在說笑,她把抱住羅開的雙臂,緊了一緊。這時,她是伏在羅開身上的,所以,當她線條優美的小腿,向上反翹起來時,姿態十分誘人——羅開略一側頭,在每一邊的鏡子中,看到了黛娜這樣的姿態,忍不住長長地吸了一口氣。
  可是也就在這一剎那間,他呆住了!
  也是在鏡子中,他看到房門被推開了少許,在推開的門外,有兩張看來一模一樣的俏臉,正在向內張望,而且在向他做鬼臉!
  那一雙妙人兒已經到了!
  羅開自然不會奇怪她們何以可以進入他的豪華套房,以妙人兒的能力,要進入任何地方,都不成問題,何況是大酒店的房間。
  羅開自己,也不會覺得尷尬,因為他和那一雙妙人兒,有過多次的親熱,當然比起現在的黛娜來,不知道要古怪多少。
  黛娜這時,顯然還未曾發現有旁觀者,羅開向著鏡子,向妙人兒眨了眨眼,妙人兒也各自發出一個十分古怪的笑容,黛娜的感覺相當敏銳,覺察到了懷中的羅開,有點什麼事在做,她就把身子撐高了些,望向羅開。她豐滿之極的雙乳,仍然壓在羅開的胸前。
  羅開抽出一隻手來,向鏡子指了一指,黛娜立時向鏡子看去,自然也看到了那一雙妙人兒。
  她更是陡地一呆,然後,出乎羅開的意料之外,她徒然笑了起來。她真的在笑,笑得十分開心,不但笑,而且抱住了羅開,一個翻身,令羅開壓在她的身上,修長的雙腿,緊盤住羅開的腰,然後,向著門叫:「進來,做旁觀者,有什麼趣味?」
  門推開,妙人兒步履輕盈地走了進來,來到了床前,雙手先按在床上。
  她們笑容滿面,看著黛娜和羅開,忽然歎了一聲,齊聲道:「我們兩個,也比不上你一個……」
  她們是在讚美黛娜,黛娜又笑了起來,一面笑,一面扭動著身子,羅開趁勢掙脫了她,在床上轉了一轉,一躍下地,向妙人兒作了一個「對不起」地手勢。
  黛娜也坐了起來,那雙妙人兒十分可人,裝成了什麼也沒有看到的樣子,只是調皮地問:「我們是來早了,還是來遲了?」
  羅開沒好氣:「不遲不早,剛好!」
  黛娜屈著身子坐著,抱住了自己的雙膝,把一對豪乳壓在腿上,她忽然道:「鷹,一艘核潛艇,不知道能不能載你所有的女人?」
  羅開的反應十分快:「連你一個也載不下!」
  黛娜長歎了一聲,伸了一個懶腰,姿態撩人之極,然後,她慢慢走向浴室,在浴室門口,她才轉過身來,道:「鷹,真抱歉,我不能幫你什麼,同時也勸你別再進行下去,對健康沒有好處!」
  那一雙妙人兒已一邊一個,偎依在羅開的身邊,兩人不約而同,視線盯向羅開的下體,令得羅開抓住了她們的頭髮,把她們的頭硬轉開去。
  兩人格格嬌笑著,在羅開的身邊,一起說著話:「鷹,你想到荷蘭來買潛艇的事,全世界都知道了!」
  羅開低歎了一聲:「真失敗!」
  妙人兒又道:「也知道了為什麼4你一定要荷蘭製造的核潛艇的原因。」
  這句話,倒令得羅開震動了一下,他又把兩人的臉扭了過來,瞧著她們看——因為連他也不知道何以布姬一定要荷蘭製造的潛艇。
  他問:「為了什麼?連我都不知道,你們是怎麼知道的?」
  妙人兒怔了怔,一邊伸手向浴室指了一指,意思是在問:難道她沒有告訴你?
  羅開的回答是:「或許是根本沒有時間。」
  妙人兒作了一個會意的鬼臉:「荷蘭在深海探測方面有新的成就,這種最新的秘密技術,被應用在它所製造的潛艇上,這就是你被指定要弄一艘荷蘭造的潛艇的原因。」
  羅開揚了揚眉,妙人兒又笑了起來:「別忘了,你也說過,我們神通廣大!」
  羅開由衷地道:「確然神通廣大之極,不知道是哪裡來的消息?」
  妙人兒忽然齊聲歎了一口氣:「一個不能算是男人的男人,地位極怪,不過沒有用,我們再也不想見到他!」
  她們不說那男人「地位極高」,而是說「地位極怪」,羅開知道其中一定大有文章。他並不急於追問,只是閒閒地道:「還有什麼情報?」
  妙人兒一邊一個,雙手交叉,掛在他的兩邊肩上:「買情報是要代價的!」
  她們說著,竟然動作一致,飛快地低頭,在羅開的胸前,啜吸了一下,令得羅開的身子,像電殛似地震動了一下,然後,她們又嬌笑著,閃身開步。
  羅開走出幾步,取過了浴袍披上,妙人兒又道:「潛艇的用途。正是要來作一次長時間的海底探測之用。」
  羅開攤開手:「我還沒有付代價,情報就源源不絕地供應?」
  這時,浴室門打開,身上還在冒著熱氣的黛娜走了出來:「你會付代價的,可能極高。哦!對不起,我真的沒有時間告訴你有關最新深海探測技術的事。」
  她走過去,慢慢地穿衣服,妙人兒用十分欣賞的神情望著她,黛娜穿好了衣服之後,望了羅開一眼,羅開想挽留她,可是不知如何開口才好,心情猶豫了片刻,黛娜已走出了臥室。
  酒店豪華套房,臥室的外面是相當大的客廳,還有一間相連的會議室,和一間較小的臥室。
  黛娜才一走出臥室,羅開就聽到她發出了「咦」地一聲,同時看到她轉回頭來,一臉的驚訝之色,顯然是她一出臥室,就看到了十分奇怪的東西。
  羅開一怔,忙向她投以詢問的眼色,黛娜並沒有回答,只是把房門全打開,側了側身子,讓羅開自己看。
  羅開立即看到,在客廳的一張几上,放著一隻相當大的透明盒子,在盒子之中,是一艘約有六十公分長的核子潛艇的模型,放在一隻十分精緻的架子上!
  那當然是妙人兒帶來的!
  而令得羅開驚訝的是,妙人兒從接到他的電話起,到現在,並沒有多少時間,她們的行動,竟然如此之快!
  看到了羅開驚訝的神情,那一雙妙人兒大是高興,一面笑,一面道:「巧不巧?我們恰好有一艘核潛艇要出讓,荷蘭製造,最新的型號,裝有最新的深海探測設備!」
  羅開有點惱怒:「開什麼玩笑!」
  那一雙妙人兒嘟起了嘴,神情十分稚氣可愛,她們並不否認羅開的話,所以也叫人無法猜得透她們究竟是在開玩笑,還是在說真話。
  羅開一面說著,一面已大踏步來到了客廳中,那潛艇模型之前,在透明盒子之外,還有一塊銅牌,上面刻著這艘潛艇的型號,和它的出廠日期。
  羅開怔了一怔,轉頭向妙人兒看去,這時,黛娜正以十分疑惑的神情,望向妙人兒。
  妙人兒雙雙向前走來,先向羅開笑了一下:「潛艇是荷蘭製造的,但是通過十分正常的手續售出,和你所管轄的範圍,完全無關。」
  黛娜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沒有說什麼,而一聽得妙人兒這樣說,羅開就「啊」地一聲,他明白這艘潛艇的來龍去脈了!
  亞洲某國曾向荷蘭訂購了四艘核潛艇,那是世界最轟動的大新聞,這一艘就是那四艘之一。
  至於潛艇為何會到了妙人兒的手中,妙人兒她們既然說事情和黛娜管轄的範圍無關,那麼事情一定是在亞洲進行的了!
  羅開想不到事情竟然會那麼容易解決,一艘荷蘭製造的核潛艇,竟然得來全不費功夫!
  想不到他那麼快就可以完成這項本來幾乎以為難以完成的任務,羅開丕禁十分高興,現出了笑容來。
  黛娜向門口走去,在經過羅開身邊的時候,她飛快地在羅開的額上親了一下:「鷹,你真幸運!」
  羅開攤開了手:「有時,真的十分幸運!」
  黛娜來到了門口,打開了門,才又道:「不打擾你和你的幸運女神了!」
  妙人兒齊聲道:「再見!哦,還有,不必費神調查這件事的經過,和你無關的。」
  黛娜發出了一陣縱笑聲,用力把門關上。
  作為一個北大西洋組織的高級情報官,她自然要去調查明白是兩個國家之間的交易,怎麼會有一部分落入了私人的手中。
  黛娜走了之後,一雙妙人兒嘰嘰喳喳地討論起來,一個道:「看到沒有,她多麼高大結實!」
  另一個道:「是啊,你看她的屁股,那麼圓,那麼大,我看鷹也不一定捧得起來!」
  一個又道:「還有,她的大腿,有多長,多結實,剛才真擔心鷹的腰給她夾斷了!」
  另一個抿著嘴笑:「我倒擔心鷹被她的一雙豪乳壓得窒息!」
  她們一面說,一面不斷地偷笑著瞄向羅開,樣子十分調皮可愛。
  羅開的心情再好,也不能容得她們ri一直調侃下去,所以他走了過去,在兩人渾圓的臀部用力拍打了一下:「你們的也不小!」
  妙人兒格格地嬌笑著,一邊一個,又撲到了羅開的身邊,在羅開的身旁問:「她那個地方,是不是——」
  下面的聲音低得聽不見,羅開大喝一聲,雙臂一伸,一邊一個,將她們摟住,身子旋轉起來,轉得她們嬌聲叫了起來,然後,他的雙臂一振,把兩人一起拋了出去,令兩人重重跌在沙發上。
  妙人兒一跌到了沙發上,立時高舉雙手,表示投降,羅開指著模型:「它在什麼地方?」
  妙人兒齊聲道:「在大海某處!」
  羅開一瞪眼:「我還以為你們急於把它出售!」
  妙人兒美目流轉:「當我們發現顧客竟然如此可愛時,我們寧願在討價還價上多費點時間。」
  羅開「呵呵」笑了起來,走向沙發,在她們的中間,坐了下來。
  一雙妙人兒立刻像是貓兒一樣,偎向羅開,羅開摟著她們,左右各吻了她們一下:「我不問你們是怎麼把潛艇弄到手的——」
  他一言未畢,妙人兒已齊聲道:「問也不要緊,我們一定詳細照實回答。」
  羅開笑了起來:「好,怎麼弄來的?」
  妙人兒卻又不說,互望了一眼,商量了起來——她們兩人心意相通,若是有什麼事需要商量,根本不必說話,這時她們大聲在說話,顯然是有意要說給羅開聽的。
  一個道:「啊呀,不好,不該答應他把經過告訴他的,怎麼好呢?」
  另一個道:「是啊,一說經過,必然要提起一個人,人家牽腸掛肚地想他,他不知道是不是還記得人家?」
  一個又道:「不會忘記吧!只怕一想起了這個人,他就不要我們了!」
  另一個道:「是啊,所以還是不說的好。」
  羅開知道,她們口中的「他」是自己,另一個人不知是誰,但當然是一個女性!他倒十分好奇,不知是哪一個女性,在「牽腸掛肚」地想他?
  他笑了笑:「我從來沒有要過你們,所以也不存在要不要的問題!」
  妙人兒的反應,出乎羅開的意料之外,兩人竟然不約而同,極快地在羅開的肩頭上,重重地咬了一口!
  咬了一口之後,她們才道:「這是對負心男人最輕的懲罰!」
  羅開有點啼笑皆非,他不由自主,伸手在耳朵上摸了一摸,那是他想起了蓮子在臨別時,曾在他耳朵上重重咬了一口之故。
  妙人兒卻猜不透他的這個動作是什麼意思,神情十分疑惑。羅開得意地坐了起來:「說吧,什麼人在牽腸掛肚地想我?」
  妙人兒低歎了一聲,各自低下頭一會,才道:「還記得蜂后組織中的寶寶船長?」
  羅開陡然吸了一口氣!
  寶寶船長!他自然記得寶寶船長!

  ------------------
  文學殿堂 雪人掃校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