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歷史上有許多王朝,是被美艷的淫婦所覆亡的,羅開這時也沒有去細辨這句話的特殊意義,他只是又取出了一瓶烈酒來,和蓮子一人一口對飲著,蓮子歎了一聲:「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站起來?」
  羅開笑:「太誇張了!」
  蓮子緊抱住了羅開的小腿:「我真正擔心的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有一次同樣的滿足!」
  她在這樣說了之後,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望定了羅開,正盼著羅開的回答。
  這個問題,雖然簡單,可是卻令羅開相當難回答。剛才捧著蓮子的豐臀,恣意盡情享受的情景,他不是不懷念,可是他自然也沒有可能長久留在蓮子的身邊,事實上,他急於趕到荷蘭去!
  他撫摸著蓮子的臉:「一定會有機會的,你……也使我忘不了!」
  蓮子又幽幽地歎了一口氣,低下頭去。
  羅開知道這時蓮子想的是什麼,他托起她的下顎來:「不能太奢望的,小女人,不能太奢望的!」
  蓮子長歎一聲,張大了口,又大大嚥了一口反問:「我的奢望是把你吞下去!」
  羅開苦笑,把雙手伸到了蓮子兩脅下,把蓮子的身子提了起來,坐在他兩腿上,蓮子咬著下唇,閃耀著欣喜莫名的光芒,但是卻又像是不相信自己有那麼幸運一樣,緩緩地搖著頭。
  羅開伸手拍打著她的豐臀:「剛才還在擔心什麼時候才能走路,現在又不怕了?」
  蓮子身子扭動著,浪聲蕩氣地叫了起來:「我寧願一生不能再站起來!」
  蓮子在十分鐘之後,還是伏在地上,羅開側著頭,用一種奇怪的神情打量著她,這時,羅開已穿著整齊,準備離去了。
  羅開抱起蓮子,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下,蓮子有氣無力道:「鷹,別忘記……我!」
  羅開由衷地道:「不會忘記,真的不會,你太使人難以忘記了!」
  蓮子十分滿足地笑,又大口喘著氣:「憑什麼?」
  羅開並不立即回答,只是望著她笑,蓮子的喘息愈來愈急促,以致連說話也不連貫:「你的眼光……鷹,你的眼光……像火一樣在燒我!」
  羅開不禁讚歎:「蓮子,你是一個真正的淫婦,把你單獨禁閉三天,什麼也不給你,然後再讓你提出要求,你一定不會要求食物和水!」
  蓮子咬著下唇:「當然不會,我要男人,強壯的男人!」
  她的答案,本來就在羅開的意料之中,可是她回答得那麼自然,而且那種咬牙切齒,需要男人的神情,卻也令得羅開愕然。
  他那種愕然的神情,一定十分明顯,蓮子也覺察到了,她似笑非笑地望著他,膩聲道:「我知道你這時心中在想什麼!」
  羅開這時,確然想到了一些事,所以他不否認,可是他卻也沒有把自己想的事說出來,在這樣的情形下,他的神情不免有點古怪。
  羅開這時想到而又沒有說出來的是:蓮子那麼需要男人,而她又那麼美麗動人,要獲得男人,自然再容易不過,以她的美貌和淫蕩,不知曾有過多少男人!
  羅開自然不是「處女狂」,也同意女人在性享受也可以盡量開放,但是如果他早知道蓮子竟然這樣濫交,他且怕也不會和她有那樣程度的親熱!
  羅開這時所想的,自然不便說出來,蓮子咬了咬下唇,忽然握住了羅開的手:「來,跟我來,我給你看一些東西。」
  羅開跟著她進入臥室,蓮子走向衣櫥,打開門,在衣櫥中還有配有號碼鎖的櫃子,蓮子一面打開櫃門,一面道:「加上號碼鎖,是怕夏天忽然發現了櫃子中的東西,問我是作什麼用的!」
  說著,她已打開了櫃門,身子閃過一邊,讓羅開看櫃中放置的東西。
  羅開不禁「啊」地一聲,張大了口,合不攏來——在那櫃子中,全是各式各樣的人工男性性具,不下四五十種之多,其中至少有半數以上是電動的。
  羅開當然不是第一次見到這類物事,可是同時看到那麼多種類,也不禁歎為觀止。同時,他也明白了蓮子讓他看這些東西的原因了!
  羅開愛憐地把她拉到了身邊,親著她:「你把我這個血肉之軀,和這些東西作比較,未免太不公平了!」
  蓮子的身子扭動:「不……不!你比最精緻的……用具還要好,因為你是真正的男人!」
  羅開吸了一口氣,蓮子貼得他更緊,雙手挽著他的腰,低聲訴說著:「我生理上有強烈的需要,可是我心理上卻絕不下賤!」
  她說到這裡,微抬起頭來,望著羅開,一副惹人憐愛之極的委曲模樣,口唇微翹著:「告訴你,你或者不相信,自從和丈夫分開之後,你還是我……第一個真正的男人,唉——」
  她用長長的一下歎息,來暗示她的自由,自然是她想到羅開很快要離開,而離開之後,又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緊抱著這個這樣強壯的男人!
  羅開口唇掀動了幾下,想說什麼,而又沒有說出來。他知道蓮子最需要的是什麼,可是他並沒有把握一定可以滿足蓮子的需求,所以他暫不說出口。
  他想到的是,蓮子需要的,是一個三晶星機械人,一個男性的三晶星機械人,就像卡姬愛上了的那個一樣!
  也只有機械人,才能不斷地滿足蓮子那樣性需求特別強烈的女人——連他,亞洲之鷹,他也要考慮和蓮子長期生活的可能性,因為蓮子的需求太強烈了,這時,他就不敢和蓮子眼波洋溢的目光多接觸,而且,不露痕跡地把蓮子緊貼著的,熱辣辣的嬌軀,推開了一些。
  在乍一見蓮子的時候,他還想不通何以她的丈夫會放棄那樣的一個美人兒,現在他總算明白了,沒有一個男人可以長久維持和這樣女人的婚姻關係。
  蓮子十分敏感,羅開只是輕輕推了她一下,她就自己退開了一步,低著頭:「我的……前夫在結婚一年之後,就只顧飲酒,逃避和我親熱!」
  羅開由衷地道:「他竟然能維持一年!那真是了不起的男人!」
  「蓮子雙手握拳,在羅開的胸膛上,槌打了兩下:「男人都是這樣?」
  羅開歎了一聲:「只怕我也不能例外!」
  蓮子又歎了一聲:「這不知道是什麼類型的遺傳,難怪我祖母說,我們家的女人,曾經令得一個王朝覆亡!」
  這已是她第二次提及這件事了,一來為了好奇,二來,羅開覺得要離開男女的話題,不然,再說下去,只怕蓮子又要全身被慾火燃燒了!
  所以,羅開問:「一個王朝,什麼王朝?」
  蓮子眨了眨眼:「你可能沒有聽說過,我們家族因為和這個王朝有密切的關係,所以才念念不忘,別的人怎麼會知道歷史上曾有這樣一個王朝!」
  羅開聽到這裡,心中陡然一亮。
  他忙作了一個手勢,阻止蓮子再說下去,然後說:「我知道,那個王朝,是十五世紀的印尼麻諸巴歇王朝!」
  蓮子現出了極度訝異的神情來,望著羅開,不由自主地搖著頭,在驚訝之中,又有著極度的佩服,神情十分可愛。羅開更攤了攤手:「我才來的時候,就在門口看到了那個王朝的徽號!」
  蓮子深深吸了一口氣,神情忽然之間,變得十分嚴肅,羅開托起了她的下顎,問:「你有什麼銜頭,公主?」
  蓮子笑了起來:「情形很怪,我們的家族,並不是皇族,可是我們家族的女孩子,可能由於有特別的遺傳之故,特別能令男人喜愛,所以我們族中的女孩子,全是皇后和妃子。」
  這種情形,確然十分特別,只怕歷史學家也未曾注意到這一點。
  蓮子忽然又看來有點「不懷好意」似地笑了起來:「不過我相信那些女人一定很不快樂,皇帝……看來……你可以抵得上一百個皇帝!」
  羅開用一陣響亮的笑聲,把蓮子的話蓋了過去,然後,他轉身走出了臥室,蓮子追了上來,在他的身後擋住了他,在他的耳際低聲道:「我這裡還有一些設置,是以前留下的,很能增加……樂趣!」
  羅開笑,拍打著蓮子的手背:「我從來不需要任何裝置來增加樂趣!」
  蓮子身子貼著羅開,一下子轉到了羅開的身前:「那些……全是以前我和丈夫用的……當你想起你是在和一個別人的妻子……尋歡,是不是會使你感到額外的刺激?」
  羅開歎了一聲,略帶慍怒:「我心理十分正常,你剛才所說的那種情形,只是心理變態的人的事!」
  羅開的神情一嚴峻,就十分威嚴,蓮子不由自主,後退了一步。
  也就在這時,傳來了夏天的聲音,在叫著:「媽媽!媽媽!」
  蓮子長歎一聲,轉身向前走時,走出了一步之後,突然停住,翹起渾圓的豐臀,向著羅開,拱了一拱,羅開的反應大約和所有的男人一樣,伸手在她的屁股上,重重地打了一下。
  蓮子「格格」笑著,奔了出去,迎著奔過來的夏天,一下子把夏天抱了起來。
  羅開走了過來,在夏天的臉頰上親了一下:「再見了,小夏天!」
  夏天也親吻著羅開的臉頰,蓮子一直抱著夏天,送羅開到車邊,一直到羅開上了車,她才把頭伸進了車子,冷不防在羅開的耳垂上,重重咬了一下,才發出一陣笑聲,退了開去。
  羅開一直到了上飛機,耳垂上被咬的地方還有點隱隱作痛,他輕輕撫摸著,想起自己的生命之中,有過許多女人,蓮子肯定是十分難以忘懷的一個!
  然而,羅開仍然可以肯定,最最不能忘,永遠佔據著他心中最深處的,還是為了他而犧牲了的天使。
  羅開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喝著酒,盡量放鬆自己,把到達之後應該進行的事設想了一下,就酣然進入了睡鄉。
  到了阿姆斯特丹,羅開住進了一家雖然古老,但是最華貴的酒店。任何大城市,都必然有一家這種酒店,專供顯貴豪富下榻的,在這樣的酒店之中,自然也適宜進行各種各樣的活
  接下來的三天之中,羅開確然在不斷進行各種各樣的活動。他接觸過好幾位國會議員,那些議員在乍一聽得羅開想要做什麼之後,都哈哈大笑,認為羅開在開玩笑,因為那是絕無可能之事。
  可是當他們聽到羅開可以支付超過正常價格百分之三十的現今,而且可以先付大部分之際,他們自然也知道,不可能有人把那樣大量的金錢來開玩笑,於是十分認真地討論羅開的提議,並且答應和其他的議員聯絡。
  但是,聯絡的結果依然是:「抱歉,閣下的提議很有吸引力,但實在沒有法子辦得到!」
  這一點,自然都在羅開的意料之中,所以羅開也並不特別失望。
  他只有九十天的時間,當然不會浪費,在和議員接觸的同時,他又和公開的和非公開的軍火商接觸,公開的軍火商對羅開提出的價格,十分垂涎,可是到頭來,也只好長歎一聲。
  有一個非公開的軍火商十分誠懇地向羅開提議:「看來你的要求,只有『非常物品交易會』才能滿足。」
  羅開自然知道「非常物品交易會」,他與它還有十分深的淵源,但是近年來,交易會並沒有活動,只怕也無從向他提供幫助。
  羅開甚至也聯絡了幾個古怪之極的不法之徒,這幾個不法之徒,是世界各國政府一提起他們的名字來就頭痛的人物,他們無所不為,從策動政變到走私軍火,收買官員,販賣毒品。
  這一類的不法分子,在成功地活動著的,全世界不會超過九個,有一個時期,亞洲之鷹羅開,也被認為是其中之一,但後來自然被分離了出來,因為羅開做事有一定的原則,而且堅守原則不移,不像那一類人,一旦有利可圖,就無所不為。
  羅開本來不是很喜歡和這類人接觸,道不同不相為謀,他見了這一類人,就十分厭惡,可是他也知道,這些人神通廣大,幾乎在重賞之下,沒有什麼做不成功的事,尤其最近,世界各處都有小規模的戰爭,軍火買賣正是「熱門生意」,但有些大單的軍火交易,是通過了這些人完成的,所以羅開也只好和他們聯絡。
  在和這一類人聯絡之前,羅開先設法和他的好朋友,足智多謀,也神通廣大的浪子高達,交換了一次意見。羅開在聯絡上高達的時候,高達正在巴黎,原因十分令人感歎!雷雪要在巴黎開一個畫展,高達就在那裡,幫助她進行一切。
  對了,雷雪,就是那個有知悉他人思想的異能,因而痛苦不堪的美女,這個美女令得高達有生以來,第一次在女人面前敗下陣來,雷雪連好臉色也不肯給他,把浪子高達鬧得灰頭土臉,十分無趣。
  雷雪曾想通過「天神之盒」,來消除自己的這種異能,可是「天神之盒」的「死結」之謎解開之後,令得她大失所望。羅開以為高達已放棄了她,卻想不到高達這個浪子,也有不肯放棄的時候。
  當羅開知道這一點時。他「哈」地一聲:「你不是常說浪子無愛情的嗎?」
  高達的回答是:「誰說我愛她?我只不過想得到她的身體,看看在我進入她的身體之後,她是否還是那麼冷淡,對我不瞅不睬!」
  羅開大是駭然:「你要改了!你忘記了她是知道你的思想的!」
  高達提高了聲音:「當然沒忘記,我一見她就那樣想!那既然是我想要做的,為什麼我要在她的面前,掩飾我的想法!」
  羅開知道高達這樣的態度,一定只有令得雷雪更厭惡他,但看來要兩人中的任何一人改變態度都是沒有可能的事,所以羅開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向高達說明了目前的處境,和詢問他,對於向那類超級不法之徒求助的意見。
  浪子高達很有點自知之明,一聽之後,他立時縱笑:「謝謝你把我列為超級不法分子的第一名!」
  羅開就笑了一聲,他首先要和高達聯絡,本來就有這個意思在,所以也不必否認——高達這個浪子,有著極不羈的性格和行為,除了決不和女人發生愛情之外,其他的原則似乎也都可以彈性處理,所以算他是超級不法分子,並不算過分。
  羅開道:「我有十億美元可以動用。」
  高達吹了一下口哨:「那也是說,經手者的好處,由經手者自己決定?」
  羅開點頭:「可以這樣說,我全然是義務的!」
  高達一下子就猜到了:「一個出色之極的女人!」
  羅開和高達的交情雖然好,可是他不習慣在任何人面前詳述自己和女人的關係,所以他含糊其詞,「嗯」了一聲算數。
  高達道:「好,這件事我放在心上,會立時進行,不過你知道,那是急不得的!你不妨和其他人同時進行聯絡。」
  羅開沉吟了一下:「請你提供幾個工作效果良好的人名,供我參考!」
  高達笑了一下:「其實你也知道,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人,我先會考慮『印度老虎』,『紅頭』,可惜『蜂后』不知所蹤了,不過她手下的那雙雙生妙人兒,你別小看了他們,神通廣大之極,這兩個人見人愛的小嬌娃,幾乎可以征服世上每一個男人!」
  羅開想起自己和這一雙妙人兒打交道的經過,也不得不承認高達所說的是事實。
  高達又道:「你可以先要她們提供可行的辦法——當然也要先付巨酬,然後看哪一方法最可行!」
  羅開同意:「好辦法!」
  高達歎了一聲:「要弄一艘核潛艇雖然困難,可是我看還難不過要雷雪回心轉意。」
  羅開只好說些空泛的安慰話:「你自己多保重!」
  高達又歎了一聲:「一有消息,我和你聯絡。」

  ------------------
  文學殿堂 雪人掃校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