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三部:抗衰老素合成公式


  我想找出是甚麼使我感到不合理,可是越著急,越想不出來,我已經喝了十七八口水了,其勢不能一直維持這樣的姿勢,喝個不停。
  所以,我直起身子來,用手背抹著自口邊流出來的水。
  那聲音在這時又響了起來:「如果你肯合作,那麼,一切都不成問題,不然,你將會被彈出去,在距離地球八百萬公里的太空之中飄浮,永遠是一具太空浮屍,希望你的同類有朝一日會發現你的屍體。」
  那冰冷的語調,講出這樣的話,令人不寒而慄,我無話可答,只是悶哼,心中奇怪:他們要問我甚麼?我有甚麼消息可以提供給外星人?難道又有外星人的屍體留在地球上,要我去弄出來?
  我心中十分亂,那聲音卻已提出了問題:「地球人抗衰老素的合成公式,告訴我們!」
  我無法想像第一個問題,竟會這樣,這算是甚麼問題?這問題根本不能成立!
  這問題要能成立,首先,要地球上真有了「抗衰老素」。
  地球上所有的生物,都會衰老,衰老的原因十分複雜,科學家在拚命研究,只知道如果缺乏某種內分泌,或某些內分泌的機能不正常的話,人就特別快衰老,十歲的小孩,可以老得和八九十歲一樣。所有人,都無可避免地要衰老,只是快點、慢點而已。而所謂「抗衰老素」,那是一個新名詞,實際上,同類的東西,一直是人類夢想中的寵物,從秦始皇要去找長生不老藥開始,一直到近代的醫學,用羊胎素或經常換血來使衰老減慢。
  然而,不論怎樣,衰老總是在每一個人的身上進行,到如今為止,還沒有「抗衰老素」這東西。既然沒有「抗衰老素」,那麼這個問題,自然不能成立。
  退一百步來說,已經有人發明了「抗衰老素」,那和我又有甚麼關係?這一輩子接觸過的怪東西多,可是,「抗衰老素」,真是只聽到過,絕對沒有接觸過,怎麼向我問起它的合成公式來了?
  在乍一聽到這個問題之後的幾秒鐘,由於問題太怪異,所以除了不斷地眨眼,完全沒有別的反應。
  但接著,我陡然「哈哈」大笑起來。
  那聲音有點惱怒:「你笑甚麼?如果你不記得這公式,公式在甚麼地方?」
  我不理會那聲音又說甚麼,只是笑著,笑了好久,才道:「你們弄錯了,捉錯了人!我根本不知道甚麼抗衰老素,我倒要看看,地球以外的高級生物,如何糾正他們所犯的錯誤。」
  那聲音更是惱怒:「胡說,我們查得再清楚也沒有,你是衛斯理,一個有著許多不平凡經歷的人,掌握著抗衰老素合成公式。」
  我真是啼笑皆非,一面揮著手,一面分辯:「你們真是弄錯了,我從來也未曾接觸過抗衰老素,那是誰告訴你們的?」
  那聲音「哼」地一聲:「一個已經七十歲,經過你的處理,變成完全和四十歲一樣,甚至更年輕的人。」
  我也惱怒起來,厲聲道:「我根本不認識這樣的一個人,世上也不會有這樣的人。「
  那聲音冷笑幾聲:「你自己看,你不認識這個人?」
  又是「刷」地一聲響,另一塊活板移開,又是一幅螢光屏,亮光一閃,現出了一個人的半身照片。我看了一下,覺得這個人,十分面熟,這人看起來約莫四十歲左右,真是很臉熟,但是一時之間,我卻又想不起那是甚麼人。
  正當我心中充滿疑惑之際,榮光屏上的影像開始活動,他伸手在頭上摸了摸。我陡地想起這是甚麼人,失聲叫:「賈玉珍!」
  那聲音道:「你還說甚麼也不知道,你認識這個人。」
  我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心中想:異星人看來比地球人更不講道理。我道:「我當然認識這個人,他是一個古董商,和抗衰老素——」我本來想說「這個人和抗衰老素一點關係也沒有」,可是講到一半,就陡然住了口。因為焚光屏上的賈玉珍,看起來是一個中年人。他的頭髮看來長了一些,動作也很靈活。
  我想到賈玉珍的年齡,又想起那聲音剛才所說:「一個已經七十歲的人,經過你的處理,狀況和四十歲一樣,或者更年輕。」難道這個人就指賈玉珍?可是,我實實在在,沒有掌握甚麼抗衰老素的秘密,也沒有「處理」過任何人。
  那聲音發出了兩下冷笑:「他已經七十歲了!你在他身上做了些甚麼?不肯承認抗衰老素這個名詞,也不要緊,我們要知的是,你通過甚麼方法,可以使人回復年輕。」
  我攤著手,我相信外星人既然有那麼先進的設備,他們一定有一種裝置,可以通過這種裝置,看到我在房間中的情形。
  而我本來就準備說實話,所以也不必特地用心去裝出一副誠實的樣子。我道:「你們聽著,這個人為甚麼會看起來比實際年齡——」
  那聲音有點粗暴地打斷了我的話:「不是看起來,我們替他做過詳細的檢查,他的整個生理狀況,和他的年齡不符。」
  我大聲道:「好了,不管在他身上發生過甚麼變化,都不關我的事,我根本沒有在他身上做過甚麼,甚麼也沒有!」
  那聲音變得兇惡嚴厲:「你這樣子不肯和我們合作,對你一點好處也沒有。」
  我又是生氣,又是惱怒,用力在門上踢了一腳:「我說的是實話,你們要是不相信,就……就……」
  我叫到這裡,想過他們剛才的警告,就不由自主,打了一個寒噤。
  看來審問我的外星人,不肯放過任何打擊我的機會,立時冷冷地道:「就怎麼樣?把你扔在太空?我們可以慈悲一些,給你一筒你們呼吸必需的那種氣體,可以供你在太空飄浮,多生存幾小時,慢慢欣賞難得一見的太空景色。」
  我不由自主喘氣。真他媽的,這幾句恫嚇,還真的能令人自心底深處,升起一股寒意。一直在太空中飄浮,變成一具太空浮屍,那是極恐怖的一種死亡方法。
  我手心冒著汗,一遍又一遍地說著:實在不知道如何使老年人變年輕,也沒有甚麼抗衰老素的合成公式。
  可是儘管我分辯,那聲音卻一直在向我逼問。逼問的內容,十分豐富,由於我又急又怒,也聽不清那麼多,而且在逼問之中,也有很多醫學上的專門名詞,不是很容易聽得懂。
  我只記得那聲音一直在問:「你發現了甚麼秘密,掌握到了甚麼要素?是不是可以使人體細胞的分裂繁殖,超過五十代的極限?還是使用了甚麼方法,可以使細胞的生命歷久不衰?是不是特別對神經細胞、腦細胞和心臟細胞起作用……」
  我和那聲音,爭持了至少有一小時之久,我發現自己連聲音都變得啞了,到最後,我啞著聲吼叫道:「你們根本不瞭解地球人。如果我真的掌握了抗衰老素的秘方,我已經是全世界最具權威的人了,怎麼會讓你們輕易弄了來?」
  我剛才不知申辯了多少話,一點用都沒有,想不到這兩句話,倒起了作用,那聲音靜了下來。
  我喘起氣來,頭痛欲裂,來到那一大瓶蒸榴水前,彎了腰,仰著頭,大口去喝水。我又看到了那裝置上,顏色特別新的那一小塊,我腦中陡然靈光一閃,一口水幾乎沒把我嗆死,令得我劇烈地咳嗽。
  就在那一霎間,我知道甚麼地方不對頭了。剛才,我曾想到,那一小塊長方形的地方,顏色新,是由於原來釘著一塊小牌子,被拆了下來之故,現在我進一步想到,那個承受著大瓶蒸餾水的裝置,是金屬製成的。
  金屬舊了,顏色會變,那是由於金屬氧化的結果。金屬的氧化過程,通常都相當慢,需要時日。這是一艘太空船,外星人稱氧氣為「你們呼吸需要的那種氣體」,連說了兩次。可知他們不需要這種氣體。
  在一艘由不需要氧氣的異星人控制的太空船中,金屬製品如何會有氧化的現象?
  這豈不是矛盾到了極點?
  那聲音一直在向我逼問「抗衰老素」的合成公式,那應該只是地球人關心的事,外星人要知道地球人如何抗衰老幹甚麼?他們和我們是完全不同的生物。
  一想到這一點,我才真正恍然大悟,忍不住在我自己的頭上,重重拍了一下。
  我只是在一間看來像是太空船船艙的房間之中,而絕不是真正在太空船上。
  從窗子中看出去,我像是身在太空,可以看到地球和月亮,那一定是一種立體背景放映所造成的效果。至於那些儀器、焚光屏;在想通了之後,看起來,多麼像是電影中的佈景。
  我根本不是身在太空,只是被人關進了一個模擬太空船的環境中。
  一想通了這一點,心中雖然還有許多疑問,但是一下子消除了做「太空浮屍」的恐懼,心中的高興,真是難以形容,忍不住哈哈大笑。
  那聲音在這時,又響了起來:「你想通了,是不是?」
  我一面笑,一面道:「是啊,我想通了。把我彈出去,讓我在太空中飄浮。我很想看看太空中優美的景色,快點行動,我等著。」
  我說著,雙手抱住了頭,作準備被彈出狀。
  那聲音怒道:「你瘋了。」
  我忍不住又大笑:「你們才瘋了。不過這辦法倒真不錯,用來逼問甚麼,還真有效得很,使得被問的人以為身在太空,再也回不了地球,令他產生極度的恐懼,就甚麼都講出來了,哈哈,哈哈。」
  那聲音更是驚怒:「你在說些甚麼?」
  我大聲說道:「我說些甚麼,你們太明白了,讓我猜猜你是甚麼樣子?眼睛長在肚臍跟上,有八條顏色不同的尾巴?有六個頭,會噴火?」
  由於識穿了對方的陰謀,雖然我還是被困在一間密室中,但是心情之輕鬆,無與倫比,所以我盡情地取笑著對方。
  就在這時,我聽得在房間四角處的擴音器,傳出了幾句爭吵的聲音,急促而混亂,也聽不清在爭些甚麼,但是我卻聽到有一個人首先在說:「他已經知道了——」接著,就沒有了聲音,而那一句話,卻是用德文說出來的。
  我略呆了一呆,雙手作枕,在那張床上,躺了下來。雖然我不乏和外星人打交道的經驗,但作為異星人的俘虜,被帶離地球八十萬公里,無論如何不是愉快的事。如今我知道擄劫我的人,還是地球人,那自然容易對付。
  我在想:為甚麼他們爭吵的時候用德語呢?我的對頭,他們是德國人?他們向我追問甚麼「抗衰老素」的秘密,真是無稽到了極點。
  我知道,他們爭吵的結果,一定是不再偽裝外星人,會派人來和我見面。
  想到我能在一個小小的破綻上,揭穿了他們的鬼把戲,不禁怡然自得。果然,不到十分鐘,開打開,我仍然躺著,轉過頭向門看去,只覺得眼前徒然一亮,不由自主,發出了「啊」地一聲。
  一個極其美麗的白種女郎,站在門口,向我微笑。那女郎身形苗條,曲線玲瓏,穿著看來很隨便,但是一望而知是經過精心搭配的便服,一頭淡金色的長髮,隨隨便便垂著,襯著她雪白的肌膚,一臉青春襲人。
  我呆了一呆:「請進來。」
  那女郎微笑著進來。她一進來,我更加呆住了。
  在那個女郎的身後,還有一個女郎在,兩個女郎簡直完全一模一樣。我看了她們足有一分鐘之久,發現她們那雙碧綠的眼睛,幾乎也同時眨動。
  兩個女郎都那麼美麗動人,活脫是一個人,真叫人看得目瞪口呆。
  那第二個女郎站在門口,也微笑著:「不請我也進來嗎?」
  我吸了一口氣:「當然,也請進來。」
  本來,我以為門一打開,會有兩條大漢,握著手提機槍來對準我,做夢也想不到,會有這樣美麗的女郎出現,而且,從她們貼身的服裝看來,她們的身上,顯然不會有甚麼攻擊性的武器。
  等她們兩人進來之後,小房間中,就充滿了一股異樣的芳香,令人心曠神怡,她們也不坐下(小房間中根本沒有地方可坐),只是用一種十分優雅的姿勢,並肩站著。
  這樣相似的雙生女,相當罕見,我打趣地道:「你們來自哪一個星球?」
  左邊的那個笑了一下:「說是愛雲星座,距離地球二百萬光年,你相信嗎?」
  我笑了起來,右邊的那個道:「你怎麼知道自己不在太空船中?」
  我道:「那是我的一個小秘密。」
  左邊的那個又道:「本來,下一步也是輪到我們出場,表演異星人有在半秒鐘之內複製十個人的能力。」
  我由衷地道:「真可惜!如果第一步就由你們出場,我可能已經相信了。」
  我心中在想:這裡究竟是甚麼地方?我的敵人是甚麼人?
  他們可以佈置一間房間,使處身其間的人,以為自己是在一艘太空船中。又可以找到這樣一對出色的美女來替他們服務。
  我又道:「相信你們成功過很多次,你們最近的成功例子是——」
  左首那個脫口道:「普列維教授。」
  我裝成全然不在意的態度問那個問題,目的就是想知道眼前這兩個動人女郎的身份。我也想不到會那麼順利,立時聽到了「普列維教授」這個名字。
  一聽到了這個名字,我直跳了起來。那兩個女郎立時現出十分驚惶的神情,顯然她們立即覺察到,她們透露了她們身份的秘密。
  我在一剎那之間,使自己的神情,變得若無其事,「哼」地一聲:「聽也沒聽說過這個人。」
  接著,我又坐了下來,大聲道:「快點放我出去吧,我對你們剛才的問題,真是甚麼也不知道。」
  經過我的一番做作和掩飾,那兩個女郎驚惶的神色消失,各自向我投以一個感激的眼色。
  事實上,我這時的心仍然跳得十分劇烈。
  普列維教授這個名字,給我巨大的震撼。他是一個名人,代表美國在東德的萊比錫,參加一項量子物理的世界性會議,會議中途,突然失蹤,接著,就在東柏林出現,宣稱向東德投誠,再接著,就到了莫斯科。
  由於他長期參加美國國防機密研究工作,所以他的變節,曾一度引起東西方國際局勢的緊張,美國和東德、蘇聯之間的交涉,劍拔弩張,後來終於由普列維教授作了一項電視錄影聲明,他的投向蘇聯,是完全自願的,事情才不了了之。
  這是去年一件轟動科學界的大新聞,一直沒有人知道,一向淡泊自甘,埋頭研究科學,已經五十五歲的普列維教授,為甚麼會突然變節?美國中央情報局和聯邦調查局,用盡了方法,也查不出原因來,原來那是這兩個女郎的傑作!
  唉,普列維教授終於無法逃得脫人類最原始的誘惑,這倒不能怪他。
  我定了定神,那兩個女郎也鎮定下來,向我一笑,帶起一陣香氣,翩然走了出去,門又鎖上。
  她們離去,我一個人更可以靜下來思索一下。
  從普列維教授變節一事來看,這兩個女郎,無疑隸厲於東德特務機構。
  我和東德特務機構,半絲關係也扯不上。
  何以他們認為我掌握了「抗衰老素」的秘密?我想了片刻,知道事情一定和賈玉珍有關。這其間,有一條線可以串起來。東德的一個農民魯爾,為了一封信給我——魯爾有賈玉珍要的東西——賈玉珍到東德來活動——我被東德的特務綁架。
  由此可知,一切事情,全是賈玉珍這個王八蛋鬧出來的。可是使我不明白的是,賈玉珍只和古董有關,怎麼扯到抗衰老素上去了?
  我想了好久,沒有結論,正在納悶間,門又被打開,那兩個女郎再度出現,齊聲道:「衛先生,你一定很餓了,請去進餐。」
  給她們一提,我才發覺自己不但餓,而且餓得十分厲害,我忙站了起來,跟著她們一起走了出去,房間外面,是一條很長的走廊,走廊中沒有其他人,一直來到盡頭,才看到兩個彪形大漢,站在門前,看到我們走來,兩個大漢推開了門,門內是一個裝飾得華麗絕倫的餐廳,一隊樂隊,正在演奏著泰裡曼的餐桌音樂,一張餐桌旁,坐著兩個人,見了我,一起站了起來。
  那兩個女郎沒有走進來,站起來的兩個人,一個是中年人,個子矮小而結實,另一個已有六十上下,一望而知是軍人出身,身形高大挺直。
  那矮個子滿面笑容:「衛先生,幸會之至。請。請。」
  我大踏步走了進去,看到幾個侍者走動的姿態,知道那全是技擊高手,看來這兩個人,一定是東德特務頭子。
  我走近餐桌,坐了下來,侍者斟了上佳的紅酒,入口香醇無比,我悶哼了一聲:」當年戈林元帥,最喜歡講究排場,只怕也未曾有過這樣的享受。」
  戈林是希特勒時期的空軍元帥,以講究享受生活而著名。我這樣說,一來是諷刺他們,二來,表示我已經知道了他們的身份。
  那兩個人的臉色一起變了一下,但立時回復原狀,在我坐下之後,他們才坐了下來,矮個子指著年長的那個道:「托甸先生——」
  我一翻眼道:「請介紹他的銜頭。」
  那兩人互望一眼,年長的那個欠了欠身,自己道:「托甸將軍。」又指著那中年人:「胡士中校。」
  我一面喝著酒,一面道:「對,這樣才比較坦率。比喬裝外星人好多了。」
  將軍和中校的涵養功夫相當好,不動聲色,侍者把一道一道的菜送上來,我據案大嚼,全然不理會禮儀,吃了個不亦樂乎。
  一餐飯吃得我心滿意足,撫著腹際站起來,不等邀請,走向一組沙發,舒服地坐下,托甸和胡士跟了過來。
  各自點著了一支雪茄,托甸才道:「衛先生,我們衷心希望能和你合作。」
  我歎了一聲:「你們一定曾調查過我,知道我不是一個好對付的人,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們,由於剛才那一餐,我十分滿意,抽完雪茄,我就走,從此,不再發生關係,而且,真正的,你們所要知的事,我一點也不知情。」
  胡士中校乾笑了幾聲:「衛先生,就算你離開了這幢建築物,你要回去,也不容易。」
  我十分鎮定,「哦」地一聲:「不見得有八百萬公里之遙吧。」
  胡士中校笑著:「當然沒有,而且,是的,剛才我說錯了,我們應該相信衛先生有能力自行離開東柏林的。」
  我陡地一震,手中雪茄的煙灰也震跌了下來:「東柏林?你說我們在東柏林?」
  胡士像是無可奈何似地攤了攤手。我吸了一口煙,徐徐噴出來。
  東柏林,我被擄到東德來了,麻醉劑一定十分強烈,昏迷了至少超過二十小時。
  當我在這樣想的時候,胡士竟然猜中了我的心思(在以後的日子中,證明胡士是一個十分精明的人,極罕見的精明),他道:「你昏迷了三十小時,我們用的麻醉劑,特殊配方,不危害健康。」
  我冷笑道:「還可以當補劑注射。」
  胡士中校乾笑了一下:「衛先生,讓我們從頭開始?」
  他說到這裡,指了指托甸:「托甸將軍是蘇聯國家安全局的領導人。」
  我略為挪動了一下身子:「承蒙貴國看得起。」
  托甸的雙眼十分有神,像是鷹隼,一直緊盯著我,像是想在我的身上,盯出甚麼秘密來。但我根本沒有甚麼秘密,所以他那種凶狠的眼光,在我看來,反倒近乎滑稽。
  胡士沉默了片刻:「我們在東西柏林之間,築了一道圍牆。」
  我喃喃地道:「這道圍牆,是人類之恥。」
  胡士根本不理會我在說甚麼,只是繼續道:「每天都有不少人想越過這道圍牆,成功的人不多,有的被守衛當場打死,有的被捕。有一天,捕回來的人中,有一個人叫魯爾,原籍是伏伯克——那是一個小地方,他是農夫。」
  我聽到這裡,心中的驚訝,真是難以形容!
  魯爾,這個德國農夫,天,就是寫信給我的那個魯爾,我回信戲弄他,叫他攀過柏林圍牆,我才告訴他,他有的中國古物是甚麼。
  可是魯爾卻真的企圖攀過柏林圍牆!
  是不是我那封開玩笑的信,令得他這樣做?如果是,那麼,追根究底,我如今的處境,不是有人害我,而是我自己害自己!天下事情的因果循環,竟一至於此,真是玄妙極了。
  托甸冷冷地問:「衛先生,你對這個魯爾,沒有特別印象?」
  我冷笑著:「每天既然有那麼多人被捕,為甚麼特地要提出他來?」
  胡士道:「因為這個人特別。」
  我仍然一點反應也沒有,胡士繼續著:「開始時,我們也沒有發現他特別,和旁的人一樣,關進了監獄。隔了不多久,忽然有一個倫敦的古董商人,申請在東柏林展出中國古董,這個人叫賈玉珍,衛先生,你不會從來也未曾聽說過了吧?」
  我坦然道:「我認識賈玉珍。」
  胡士「嗯」地一聲:「我們批准了他的申請,他也特地弄了很多中國古董來,開了一個展覽會。對於外來的人,我們照例會加以特別注意——」
  我沉聲道:「加以監視。」
  胡士笑了一下:「我們立即發現,賈玉珍和一個臭名昭彰,也在我們監視之下的西方特務,頻頻接觸。你看,有時,監視很有用。」
  我不置可否,心中暗想:該死的賈玉珍,在東柏林進行這種活動,那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胡士得意洋洋:「很快,我們就知道了賈玉珍想通過那個特務,和關在監獄中的魯爾見面!」
  我面上裝著若無其事,心中苦笑。
  賈玉珍一定是依址趕到魯爾的家鄉,知道魯爾到了東柏林,而且被捕,所以他才假藉中國古董展覽會的名義,在東柏林,想見到魯爾。
  來來去去,還是我給魯爾的那封信惹的禍。要是我根本不回信,賈玉珍一到東德,就可以見到魯爾了。
  我不作任何反應,只是自顧自噴著煙。
  胡士作了一個手勢:「這引起了我們極大的興趣,衛先生,你想想,一個來自倫敦的中國古董商人,何以會對一個德國農民,感到興趣?」
  我抱著以不變應萬變的態度,聽他講下去,心中仍然不明白事情怎麼會址到了我的身上。
  胡士中校又道:「於是,我們就對這兩個人作廣泛和全面的調查。我們的調查工作,由專家負責,他們的工作成績,舉世公認。」
  我加了一句:「只怕連火星人都公認。」
  胡士照例當作聽不見:「調查的結果是,魯爾的一切都沒有問題,他在大戰之後出生,今年二十八歲,一直安分守己,甚至沒有離開過家鄉,可是,賈玉珍對他有興趣,一定是有原因的。」
  我聽到這裡,實在忍不住了:「那你們讓賈玉珍和魯爾見一次面,不就解決了麼?「
  胡士「哼」地一聲:「敵人要那樣做,我們就絕不能讓他那樣做。一個背景看來清澈得如同水晶一樣的人,並不等於他沒有問題,他可能自小就接受了敵人的訓練,一直隱藏著,等待機會,背叛國家。」
  我歎了一聲,一個人自己慣用一種伎倆去對付別人,他也就以為人家也用相同的辦法。胡士中校說的那種情形,正是蘇聯特務慣用的手法之一。
  胡士中校續道:「我們調查魯爾的上代,一直上溯調查到魯爾的祖父,魯爾的祖父曾是一個低級軍官,到過中國,去幫助德國的僑民,免受中國人的殺害。」
  我不禁有點冒火,大聲道:「那是八國聯軍侵華,是人類歷史上最無恥的侵略行為之一。」
  胡士自顧自道:「我們的調查,得不到任何結果,但是在調查賈玉珍方面,卻有了奇特的發現。我們的調查專家,證明賈玉珍在中國北方出生,今年已經六十九歲。」
  我又說了一句:「在東德,六十九歲,是有罪的事?」
  胡士揚了揚眉:「可是,他的外表,看來像是六十九歲嗎?」
  我忍不住,站了起來:「真對不起,我覺得你的話越來越無聊了,一個人的外表,看來比他的實際年齡輕,那有甚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胡士吸了一口氣:「只是那一點,當然不值得大驚小怪,但是我們調查所得的資料,這位賈先生,在一年之前,還是一個無可補救的禿頭。」
  他說著,在一蘋紙袋之中,取出許多賈玉珍在各種場合之下拍的照片來。照片上的賈玉珍頭頂禿得發光,一根頭髮也沒有。
  胡士又取出另一些照片,指給我看:「這是他的近照,你看看他的頭髮。」
  我也覺得這件事十分奇怪,但當然我不肯放過譏嘲的機會:「真是天下奇聞,禿頭又長出頭發來,也會是特務的關注科目。」
  胡士冷笑著:「衛先生,你別再假裝不知道甚麼了,誰都知道,禿頭再長出頭發來,是生理學上的一項奇跡,不是普通的現象。」
  我反唇相譏:「真不幸,要是他早知道貴國對頭髮這樣敏感,他應該剃光了頭髮才來。」
  胡士閃過一絲怒容,但立時恢復了原狀:「我們起初懷疑,這個賈玉珍是假冒的,但是經過指紋核對,卻又證明就是這個賈玉珍。我們的跟蹤人員又發現,他實實在在不像是一個七十歲的老人,這引起了我們的一個設想。這個人,有著抵抗衰老的特殊方法。」
  我劈劈拍拍,鼓掌達半分鐘之久:「這樣的想像力,可以得諾貝爾獎。」
  胡士悶哼一聲:「於是,在他再一次和那西方特務接頭之際,我們逮捕了他。請注意,我們的逮捕行動,完全合法。」
  我點頭,一副同意的模樣:「就像把我弄到東柏林來一樣,合法之至。」
  一直不出聲的托甸,發出了一下怒吼聲,他被我激怒了,厲聲道:「你是不是想試試我們傳統的談話方法?」
  我斜睨著他:「好啊,你們傳統的談話方式,就是要對方沒有說話的機會,那我就甚麼都不說好了。」
  胡士有點發怒,來到托甸的身邊,嘰咕了半天,托甸才悻然走了出去。我道:「中校,請繼續說下去。」
  胡士道:「拘捕了賈玉珍之後,我們的醫學專家,對他進行了各種各樣的試驗,證明這個人的實際年齡,應該是三十五歲到四十歲之間。」
  我「哈哈」大笑道:「這真是偉大之極的發現。」
  胡士冷然道:「請你聽這一卷錄音帶。」
  他取出一蘋錄音機來,按下了一個掣鈕,冷笑著,望定了我。
  錄音帶開始轉動,我就聽到了胡士和賈玉珍的聲音。
  胡士:賈玉珍,你觸犯了德意志人民共和國的法律,你以從事間諜活動的罪名被控,有可能被判三十年以上的徒刑。
  賈玉珍:我……沒有,我只不過……我沒有……
  胡士:如果你一切說實話,我可以保證你平安離開。
  賈玉珍:好,好,我說。
  胡士:你今年六十九了?
  賈玉珍:是,我肖虎,今年六十九歲了。
  (胡士顯然不懂甚麼叫作「我肖虎」,就這句話問了好多問題,真是蠢得可以,我把那一段對話略去了。)
  胡士:你自己說,你像是一個將近七十歲的老人麼?
  賈玉珍:不像,我越來越年輕,我在三十年前,開始脫頭髮,但是從去年開始,我又長出頭發來,我的體力,也比三十年前更佳。
  胡士:那是由於甚麼原因呢?賈先生?
  賈玉珍:是一個人令得我這樣的。
  胡士:那個人是——
  賈玉珍:這個人的名字是衛斯理,他是一個神通廣大的人——
  我一聽到這裡,實在忍不住,用力一掌拍在几上,叫道:「這傢伙在放甚麼屁?」
  胡士冷笑道:「你聽下去比較好。」
  我按停了暫停掣:「你必須信我,這個人在胡說八道,我對於他那該死的光頭,為甚麼又會長出頭發來,一無所知。」
  胡士仍然冷冷地道:「你聽下去比較好。」
  我又重重在那張幾上踢了一腳,憤然坐下,心中憤怒之極,賈玉珍在鬧甚麼鬼?他為甚麼要把我扯進去?令得我被東德特務擄了來?這傢伙,別讓我再見到他,我一定要把他的頭髮硬拔下來,拔個精光,讓他再變成禿頭。
  錄音帶再傳出胡士和賈玉珍的對話。
  胡士:這位衛斯理先生,他用甚麼方法,來使你回復青春呢?
  賈玉珍:我不知道,他說那是他的秘密,他經過了多年的研究才成功,我是他的好朋友,他和我商量,把他的發明在我身上作研究。
  胡士:那是一項極偉大的發明,他究竟在你身上做了些甚麼?
  賈玉珍:這……這……
  胡士:是不是替你注射了甚麼,還是給你服食了甚麼?
  賈玉珍:是……注射……注射。(聽到這裡,我怒極反笑,哈哈大笑了起來。)
  胡士:這個衛斯理,是一個科學家?醫生?
  賈玉珍:不……不是,他是甚麼樣的人,我也很難形容,他本領很大,有過和異星人接觸的紀錄,你們只要調查一下,就可以知道。
  胡士:他每天向你注射,那麼他自己呢?
  賈玉珍:他自己?他自己?……和我差不多年紀了,看起來比我現在還年輕,他有特殊的力量,要是你們把他找來就可以知道他的秘密。
  胡士在我的笑聲中,按下了停止掣,我又笑了好久,才道:「真糟,我的秘密被人發現了,你信不信,我今年已經一百二十歲了。」
  胡士冷冷地道:「如果掌握了抗衰老的秘密,也不是不可相信。衛先生,我們對你,也作了調查,知道你是一個不容易對付的人,所以,我們一共派了八個人,全是我們機構中最好的人才來找你。」
  真的閉門家中坐,禍從天上來。賈玉珍不知在打甚麼主意,要這樣害我!
  我歎了一聲:「中校,我現在再分辯,你也不會相信,讓我去見賈玉珍,問問他為甚麼要陷害我。」
  這兩句話,我真是說得十分誠懇,胡士道:「那沒有問題。你要知道,我們既然已動了手,已經一直報告上去,連蘇聯也派了托甸將軍來,如果我們得不到你掌握的秘密,決計不會在中途罷手。」
  我又歎了一聲,實在懶得再說甚麼,只是道:「你甚至連賈玉珍為甚麼要見魯爾也沒有問?」
  胡士瞅著我:「他說,是你派他來見魯爾的,他不知道為甚麼。你是為甚麼?」
  我已經氣得發昏章第十一,眼前金星亂迸,哪裡還回答得出是為了甚麼來,我只是道:「讓我見賈玉珍,越快越好。」
  胡士想了一想,站了起來,說道:「請跟我來。」
  他帶著我,到了一間十分舒服的房間之中,留下我一個人離去。
  在他走了之後,我觀察了一下,房間根本沒有窗子,空氣調節的通氣孔也非常小,門鎖著,至少有四個電視攝影管。
  我並不想就此逃走,因為賈玉珍還沒有來,我得好好教訓他一頓。
  約莫過了十五分鐘左右,門上傳來「卡」的一聲響,我立時轉身,緊盯著門,門打開,賈玉珍走了進來。賈玉珍不是自己走進來,是被人推進來的。有兩個持槍的男人,在他的身後。賈玉珍才一進門,門立即又關上。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