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五、老大哥和老祖母的發現


  當晚離開迪瑪房間時,已經很晚,為了第二天有足夠的精力應付可能出現的一切,我回到房間就睡下了。
  早晨照例醒來很早,我稍稍活動了一下,便來到了調查組為我安排的辦公室,今天我不準備有任何行動,而是想將所有事情連貫起來想一想。
  那時,我坐在寬敞的辦公室裡,手中端著一杯酒,腦細胞卻在快速運轉著。
  將整件事的全部經過想了一遍之後,我發現了一個曾經被我忽略的問題,那就是桑雷斯為什麼完全改變了他以前的生活方式?
  我第一次想到這個問題時,正是小郭向我介紹整件事的時候,那時,我可以說對他所說的事基本上沒有多少具體的概念,因此,我那時以為桑雷斯是因為年齡漸大,體力不支等原因,完全是沿著正常思維的方式來分析的。在那時產生的另一個設想是桑雷斯製造了這一切,目的是為了得到迪瑪王妃,後來我已經想到,這個設想根本就是錯的,因為任何人想要得到某一個女人,絕對不會先派一個手下去佔有那個女人的身體。後來在想到這一點時,也還是按照正常的思維方式進行思維,現在看來,整件事根本就不是正常人所為,那麼,在分析這件事時,也一定不能按照正常方式進行,必須要啟動非正常思維。
  非正常思維的結果使我有了一種新的假設。
  在那次由老大哥組織的會談中,被暗中掉包的並非佩德羅一人,而是被調換了兩個非常重要的人物,另一個人便是桑雷斯。
  這個想法冒出來時,我幾乎立即就認定事實的本來面同正是如此。
  佩德羅被編為A02,非常明顯的是,在編號A02的前面,還應該有一個A01,1這個A01會不會就是桑雷斯?
  佩德羅和桑雷斯都成了克隆人,於是,這兩個相敵對國家的最高決策者實際上已經成了同黨,他們當然不會再繼續敵對下去,於是就有了相互撤軍的行動,並且,他們不僅由此放棄了敵對,關係甚至一天比一天更加密切。
  正如佩德羅最終被迫瑪從私生活方面發現了疑點一樣,桑雷斯如果仍然保持著與眾多女性的來往,那實在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為了消除這種危險,他斷絕了與那些女人的來往,而是固定了一個女人,這個女人恰恰是會談之後認識的,對會談之前的桑雷斯可以說一點都不瞭解。
  當然,桑雷斯並非一回國便斷絕了與那些女人的關係,他如果那樣做的話,實在是太顯山露水。這項工作是漸漸進行的,他甚至還與那些女人有過一段短時間的交往。即使是短時間,也有人發現了他的不同之處,這個人正是與他關係最深的貝思女士。
  貝思或許曾經做過成為總統夫人的美夢,但後來她認清了這一點,也可能因為她確實是深愛著桑雷斯,因此不再奢望改變目前的現狀,對於她來說,僅僅只是維持就已經非常滿足了。然而,她萬萬沒料到,桑雷斯竟連這樣的一份安寧也不再肯給她,而是狠心地拋開了她,她於是對桑雷斯心生怨憤,有關他的事情,她也就會當做笑話來說給別人聽了。
  這種事當然不便在大庭廣眾之下宣揚,她是將此告訴了三個關係最深的情人,也因此害死了這三個人和她自己。
  同時我又想到,也許桑雷斯原是準備繼續保持與那些女人交往下去的,他們的計劃並沒有考慮過要改變這一點,但後來出現了意外,這個意外就是克隆人的性習慣與他們所冒充的自然人有著不同,而這種不同又引起了與其交往的女人的警覺,於是,桑雷斯不得不將這些關係斷掉了。
  另一方面,迪瑪確然是一個極其出色的女人,她的感覺比別的女人更敏感,同時她也比別的女人更沉著更冷靜,她心中懷疑更甚,但表面上卻沒有露出任何破綻。更因為她是一個任何人見過之後都會生出愛意的女人,假佩德羅根本捨不得將她處置,這便救了她一命。
  小郭第一次向我介紹整件事的經過時,反覆提到桑雷斯和佩德羅之間為了爭奪迪瑪而引發的矛盾以致衝突,由此產生一種聯想,認為這件事是桑雷斯報仇且為了奪得迪瑪而策劃的一起大陰謀。
  因為有了先人之見,我在行動的時候,始終都想證明一點,佩德羅是受桑雷斯所領導的。而事實上,我們發現根本不是這麼回事,他們兩人之間的交往非常正常,一直都是兩個平等的君主之間可能保持的關係。當時,越是覺得他的交往正常,我則越是想從這種正常之中找出反常來,結果倒使得我自己走進了一個死胡同,竟一直都無法退出來。
  如果說桑雷斯同時也是一個替身的話,那麼,有關他和佩德羅之間的一切疑點,全都迎刃而解了。
  受了這一設想的鼓舞,我覺得找到了思考的方法,於是再將其他一些以前認為完全不可解的事按照新的思考點進行考慮,於是便得出了全新的答案。
  迪瑪王妃曾提到,佩德羅所交往的國家令她非常憂慮,因為這些國家多半是那些極權國家;而這些國家在以前與他們根本是老死不相往來。
  如果按照新的思維方法,這些國家的主要領導人也是佩德羅的同類,他們正在進行的大陰謀是暗中調換這些國家的領導人,從而達到控制全球的目的。
  這一點毫無疑問,因為據C01i所說,1他們在北方的某一處沙漠之中建立了一個指揮中心,這個指揮中心裡集中了世界上所有著名的軍事指揮家。
  沿著這種思路,我又得出了另一個推論,那就是這些派出行動人員都有一個非常奇怪的編號的問題。佩德羅被編為A組而小郭的冒牌者被編為C組,這顯然不會是隨意編的,而是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或許,A代表所有參與行動的政界人士而B則可能是軍界人士,C則很可能是其他類型人物的代號。
  如果這一設想不錯的話,那麼,陰謀製造者顯然是準備派出大量的克隆人(我在這裡引用他們的說法,將之稱為克隆人,後來才知道,克隆人其實就是複製人,以後不再解釋),這些克隆人將會進入世界各個國家的各個階層,當然,他們將要取而代之的,全都是一些在世界上有著極其重要地位的政治。軍事。經濟界人物。這個計劃如果真能實現的話,那麼,世界毫無疑問就會被掌握在陰謀製造者之手。
  尤其嚴重的是,現在甚至還不能說這種陰謀僅僅只是在策劃中,因為除了陰謀設計者之外,目前有多少在世界上有著舉足輕重地位的關鍵人物已經被他們暗中做下了手腳,我們根本就不清楚。
  如果我的一貫觀點可以適用於此的活,製造這起大陰謀者並非外星人,而是地地道道的地球人。那麼,我便有理由相信,在地球之上的經濟要人之中,定然已經有了克隆人摻雜其中。
  據C01所說,他們並不考慮金錢因素,他們有很多錢。1這個陰謀集團既然非外星人而是地球人,他們所具有的金錢當然也就是通過地球人的方式所得,除了以替身的方式去控制某些大財團以外,他們還有什麼途徑可以得到執行這一瘋狂計劃所必需的經濟力量?
  在考慮到這些時,我已經想到了一個巨大的後患問題。
  就算我們最終將這個瘋狂集團一網打盡了,大陰謀當然就因此而終止。然而,他們的計劃已經進行部分怎麼辦?
  不需要大多的想像,僅僅只是假設他們已經暗中調換了五個總統和五個超級富豪。在大陰謀被揭穿以後,該怎樣處置這十個克隆人?如果說這五個總統和五個富豪本人還活著,那固然很好辦,暗中再將其調換過來就成了。
  然而,我在詢問C01的時候,他並沒有就這一問題作出回答,1但我卻有一種預感,這些人因為對陰謀製造者已經沒有任何益處,早已被秘密處置了。如果是我在指揮這一行動,我也會這樣辦,留下如此之多的自然人,就是留下了許多的後患,萬一哪一個環節出了錯誤,整個計劃就會暴露於世人面前,那麼,陰謀製造者的末日也就到了。
  宣佈這十個人是陰謀參與者容易,但要消彌由此引起的政治以及經濟上的巨大後患,卻是一件根本不可能辦到的事。
  可以設想,某一天,國際刑警組織作為世界警察忽然出現在某幾個國家,向這個國家的人民宣佈他們的總統被人暗中掉了包然後殺掉了,現在實際執行著總統職務的只不過是一名克隆人,那將會引起這個國家多大的混亂,對於那些掌握著巨大財富的世界級富豪來說,就更是一個大問題了。別說幾個大財團的總裁被同時宣佈是克隆人而遭逮捕,就是有一個這樣的人存在,例如美國摩根銀行的總裁被宣佈是克隆人,會引起怎樣的後果?
  我相信,在這一消息宣佈的當天,美國紐約的道·瓊斯股票指數定會狂瀉不止,而受其影響,日本東京。英國倫敦以及香港等,世界各國的股票指數全都會大跌,一次世界性經濟災難便會到來,全世界範圍內,由此所帶來的經濟損失,根本就無法估計。
  但是,這一陰謀卻又不能不制止,如果任其發展下去,後果將更加不堪設想。現在,我唯一的方式只有祈禱上蒼可憐這些無助的地球人,以他無邊的法力影響那些地球上的敗類,讓他們偶然良心發現,不要傷害那些被他們暗中調換了的重要人物。
  除此之外,我們還能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確然,我離那個陰謀中心是越來越近了,而我心中的恐懼竟是從來未有過的強烈,這是一種比我自己遭遇死亡威脅更深層次的恐懼。如果我遭遇死亡的威脅,那麼,受到傷害的僅僅只是我自己,並且那也只不過是一瞬間的事。這件事卻全然不同,不制止的話,地球人其中也包括我和我的家人在內,將會受到長期的極權統治,如果制止的話,或許我們仍然可以擁有今天的自由民主,卻會陷入一場曠日持久的經濟大災難之中。這次大災難將會使得人類文明倒退十年?二十年?甚至更多?
  我不敢設想,實在是大令人恐懼。
  正當我為此憂心如焚時,桌上的電話響了起來。
  我拿起話筒,就聽到冬妮小姐非常動人的聲音:「衛斯理先生,有一位納爾遜先生打電話來,需要接過來嗎?」
  「請立即接過來。」我原本只需說請接過來便行了,但因為我心中實在是太焦慮太彷徨,所以特別加了立即兩個字。
  電話中很快匣傳來了小納的聲音:「衛,如果事情嚴重到了你根本無法想像的程度,你還是那麼固執己見嗎?」
  我的全身一凜,他們也有了突破?會有如此之快嗎?在小納對我說出那句話時,我有一種感覺,他的身邊應該還有別人。我立即便斷定,他身邊那個人應該是老祖母蓋雷夫人,這兩個敵對陣營的間諜巨頭走到了一起,是否說明他們已經知道事情嚴重到簡直無法收拾的地步?
  我問道:「你身邊那個人是誰?是老祖母嗎?」
  那邊立即便傳來了蓋雷夫人的聲音:「衛,這是最近所有的不幸事件之中,我最感到欣慰的一件事,你仍然是那麼棒。不過,我想,這一次我們一定要摒棄前嫌,精誠合作,對不對?」
  我這時當然考慮到了迪瑪的難處,便對他們說:「並非我不願合作,而是你們做得實在是太過分了。」
  小納連忙接過去:「衛,你說這樣的話才是叫太過分了,我們在一起合作的次數不算少了,哪一次我們做過對不起你的事?」
  為了迪瑪王妃,我不得不反唇相譏:「你這句話有問題,是人稱上有問題,應該將複數改為單數才對,不是我們而僅僅只是我。」
  小納問:「那又有什麼不同?」
  「那又有什麼不同?」我反問了一句,然後說:「不同可大了,你們一個是老大哥,一個是老祖母,人家是什麼?只不過是你們手中的一個布娃娃?你們也實在是太貪心了一點,那只不過是一個布娃娃而已,難道你們的布娃娃還少嗎?要那麼多的布娃娃,佔去了許多空間,豈不是大浪費?」
  小納和蓋雷夫人當然知道我指的是什麼,所以他們兩人幾乎是以一種乞求的聲音說道:「我以我的人格保證……」
  不需他們以任何東西保證,我也知道這次就算我提出要他們割出一小塊土地給我,他們可能也會答應的,這次的事實在是關係重大。
  我道:「算了,你們別將自己的人格當作太值錢的東西,我也不是很希罕。如果你們真想合作的話,立即閱我現在的辦公室來,帶齊你們所掌握的一切資料,過時不候。」
  蓋雷夫人立即說:「可是,我們的身份……」
  我笑了笑:「放心,我會安排好的。」
  他們果然到得極快,而在此之前,我已經將國防部長叫了過來。
  小納一進來便說:「衛,你是不是準備從政了,那麼,你從政以後是不是會改變一些對政治的偏見?」這傢伙,任何時候都忘不了他那所謂的幽默,這就是典型的老大哥作風。
  我道湖:「事實上,假若我原想湊你兩拳的話,決不會因任何事情而少湊你一拳,我以為對於這一點,你是早已經領教過了。」
  國防部長早已知道我請來的這兩個客人不同一般的身份,但顯然沒有料到我們之間熟絡到了如此程度。他雖然驚訝,卻仍然不失主人風度,請兩位坐下,然後進行了自我介紹。
  這項工作原本是該由我來進行的,但我故意不向他們作介紹,至少可以讓他們相互感到我在這整件事中有著非比一般的地位。
  在他們相互介紹之後,我站了起來:「尊敬的女士以及先生,我是不是可以看看你們的偉大發現了?」
  他們兩人相互對視了一眼,從這一眼中我看出他們果然是開始了少有的「精誠合作」。
  小納打開了公事包,從中掏出一些東西來,然後似乎有所忌憚地看了看國防部長。
  我立即想到,他們的發現或許與這個國家有關,所以才會覺得不太方便。事情到了如此緊急的程度,還有什麼國與國的概念?現在可以說是到了全人類的生死存亡關頭,是全世界大聯合,共同對付一個瘋狂敵人的時候了。我做了一個手勢,意思是任何話都可以在這裡說,不必顧忌。
  小納翻開了其中一份資料,對我們說:「這是佩德羅親王亞洲之行的有關資料,在這些資料中,我們認為有兩點非常重要,一是親王每天晚上都下塌於大使館,這是非常反常的,第二,他在最後一刻取消了對第五國的訪問,這一點同樣不可解釋。」
  說到這裡,他看了看我,尤其著重地看了看國防部長,見我們似乎沒有任何不滿的表示,才繼續說道:「這裡還有些材料,我們懷疑與親王的亞洲之行有關,但沒有任何證據。這是親王在新加坡時,某國大使館的外交專機起落的時間。」
  他當然說出了那個國家的名字,正是那個既小又窮的極權國家,反正大家都明白是哪一個國家,所以也不必特別點出來。
  小納指出,親王在新加坡時,那個國家的外交專機起落非常頻繁,而親王在另外兩個國家時,同樣的情況又在那兩個國家出現。外交專機原是為了傳遞一些外交郵件或是運送外交人員而用的,同樣亨有外交豁兔權。正因為這種外交專機是不接受檢查的,所以就有許多的陰謀在這種飛機上進行,有一些國家利用外交專機販毒,這似乎是一個全世界都知道卻又無可奈何的問題,也有的國家利用外交專機向別國運送職業殺手,在職業殺手得手後又用外交專機將其偷運出境,如果說外交專機是全世界最黑暗。最骯髒。最醜惡的地方,似乎也並不過分。
  我問小納:「你們有什麼想法?」
  小納再一次看了國防部長一眼。
  我道:「但說無妨。」
  小納於是說:「我們有一種猜想,但並不一定準確。我們認為佩德羅親王並沒有取消第五國之行,實際上,他在訪問前面四國之後,對第五國重要人物的會晤已經完成了,這種會晤是在外交專機上進行的。」
  此言一出,我和國防部長兩人同時呆了一呆。我們都覺得親王的亞洲之行神秘不可測,他有許多的行動根本無法解釋,現在,小納提供的材料似乎證明他的猜測是對的,佩德羅的亞洲之行,真正的目的是那個極權國家,但他似乎並沒有到那個國家去,而實際上卻通過特殊途徑去了那個國家,或者那個國家的某個重要人物乘外交專機趕來與他會晤。這件事做得極其隱秘,幾乎是無人知曉。
  這件事對於國防部長來說,確然可以說是家醜,現在,這家醜卻在他的面前被揭了出來,他當時的尷尬,不說也清楚。
  為了替他多少挽回點面子,我便說道:「你們就為了這樣一件事惶恐不安?那也未免大小題大作了吧?」
  一直沒有出聲的蓋雷夫人道:「最近,世界上似乎特別多事,有幾個非常特殊的人物很奇怪地死去了,不知你注意到沒有?」
  她這樣一說,我倒是暗自驚了一下,因為我一直都關注著現在正在進行的事,對她所說的非常特殊人物的死亡,我倒是一點都沒有注意到。
  蓋雷夫人接著說:「佩德羅親王的意外自然不必說了,對於這一點,我相信你們更清楚。除此之外,桑雷斯總統的一個情婦貝思以及她三個情人的死亡,我相信你一定注意到了。」
  小納補充說:「他當然注意到了,我就是在瞭解於勒死亡事件中發現他也正在秘密調查這件事的。」
  這話又讓我暗吃一驚,他注意到我,原來是因為那件事。
  蓋雷夫人說:「如此說來,介紹起來就要方便多了。除了貝思以外,還有三個女人非常奇怪地死去了。」
  她將那三個死去的女人的資料擺了出來,我一見,暗抽了一口冷氣,那三個女人的身份都非常特別,準確地說,她們都是某一個國家的第一夫人。
  當然,某一個國家的第一夫人死去,這本也不是一件值得注意的事,人本身就是世界上最脆弱的動物,生老病死是客觀規律,誰都無法避免。這三位第一夫人的死亡也難說有什麼值得懷疑的地方,有兩位死於突發性疾病,一位死於交通意外。但值得注意的是,這三個國家與佩德羅以及桑雷斯的國家之間,本屬那種毫無來往的國家,但最近全都開始了非常密切的交往。在小郭給我看過的那份有關桑雷斯某一星期的電話記錄中,便有他與這三個國家總統的通話。
  尤其在我知道了迪瑪王妃懷疑佩德羅親王被暗中掉包是因閨中秘事引發,而貝思之事也似乎是同樣的原因之後,那三個第一夫人的死亡,就似乎證實了我剛才的那個猜想,在這個大陰謀中,他們最初僅僅只是考慮到其他方面的相像,卻忽略了一個極其重要的問題,就是那些被假冒者的夫人會對他們產生懷疑。後來,他們意識到這一問題的嚴重性了,於是利用暗殺來消除這種影響。
  「對此,你們有什麼看法呢?」我問。
  小納說:「我們只是覺得此事太不尋常,但尚沒有特別的發現。」
  我往椅子背上靠了靠,說道:「我倒有一個設想,你們剛才提到的那幾個國家的總統也好,首相也好,我認為他們早已不是總統或者首相了。」
  說了這一句,我故意停了下來,看著他們的表情,即使是蓋雷夫人這樣的老牌特工,聽了我的話後,也是一臉的迷惑。「衛,你能不能說得再清楚一點?」
  我道:「我說得再清楚不過了,他們已經不是當初的總統或者首相,而是被人暗中掉包了,換上了與他們一模一樣的人,外人絕對分辨不出他們是不是同一個人,但他們的夫人能夠分辨,所以,這些可憐的女人便成了一起特大陰謀的犧牲品。」
  此話一出,他們包括國防部長本人在內,那種驚恐簡直就無可名狀。三個人同時從坐著的位於上跳了起來。
  「不,這決無可能。」國防部長說。
  「會有這樣的事?」這是蓋雷夫人的反應。
  小納比他們顯得從容一些:「衛,你看來是奇怪的經歷大多了,是不是又想到了什麼外星人?」
  「不,這件事與外星人一點關係都沒有。」我說:「這種卑鄙、惡劣的行為是地球人的專利,不能將什麼事都懶在外星人頭上。」
  蓋雷夫人似乎最先鎮定下來:「可是,你能告訴我,他們去哪裡弄來了這些一模一樣的替身?」
  我道:「這些人並非是他們找來的,即使要找,也不可能找到如此相像的人,而是因為他們在科學上有了巨大的突破,他們通過實驗室製造了一種新人類,他們將這種人稱為克隆人。」
  幾個人同時瞪大了眼睛,不解地望著我。
  既然已經決定與他們合作,我當然就要將我所知道的一切告訴他們,但有兩點我是不會說的,第一是此事因迪瑪王妃的懷疑而起,第二,這些事中的事實部分是C01告訴我的。
  我告訴他們,事實上,一起大陰謀正在進行,目前已經有多少個國家的總統或者首相被暗中掉包,還不是十分清楚,但可以肯定已經有好幾個,同時,他們為了能夠順利接管世界政權,已經製造出了一批世界頂級的軍事指揮家,這批人很可能會在那些代號為A的總統掌握了政權之後,由他們安排進入軍隊並控制軍隊。
  在場的三個人全都不肯相信這會是事實。
  「真的會有這樣的事?」他們說。
  我在這時給國防部長開了一句玩笑:「如果你能有機會進入他們的指揮中心的話,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在那裡看到你的替身,我甚至可以為此與你打賭。」
  有幾分鐘,他們除了木呆呆你望著我我看著他之外,竟不知說話也不知該做點什麼。這消息實在是太驚人了,我相信,如果能有一種方法在同一時間將這個消息向全世界宣佈的話,我相信,全世界所有的人在聽到這一消息之時,至少會有五分鐘以上像是木頭人一樣。
  我站了起來:「好了,女士先生們,發呆子事無補,懷疑也沒有任何意義。據我所知,他們的指揮中心在北方的某一沙漠的中心地帶,我相信,那裡定然集中著世界上所有的大人物,包括了政治要員、軍事要員、財經要員等,如此之多的人聚集在一起,我想,以諸位的超凡力量,要查出來並不是一件難事,第一,他們需要與外界聯絡,所以,那裡的無線電信號一定非常之強;第二,他們需要物質供給。有了這兩點,如果兩大陣營還不能將他們找出來的話,那麼,我得向你們的總統進言,你們都是一些地地道道的飯桶。」
  我的話將完了,他們幾個人還在那裡發呆,尤其是國防部長先生,我們手中原是端著酒杯的,而他的手卻在顫抖,杯中的酒就灑了出來。
  我一口喝乾了杯中的酒:「女士先生們,你們有什麼好的想法?」
  這話驚醒了他們,三個人先後像是打寒顫一般,渾身一凜。他們當然不是同時驚醒過來的,有一個先後次序,最先穩過神來的是老祖母蓋雷夫人。
  「如果此事是真的,那簡直就是瘋狂。」她說。
  國防部長說:「難以置信,難以置信,這是根本不可能的。」
  這些人中,對我瞭解最深的當然是小納,可以說他還是孩子的時候,就從他父親口裡知道了我的名字,他當然知道我是從不說謊的,所以情不自禁說出的話也與別人不同:「世界從此將有一場大災難了。」
  蓋雷夫人一生精明蓋世,但對這件事的嚴重性一時還沒有想清楚,所以對小納說:「就算衛斯理說的一切都是真的,難道憑著我們兩方面的力量,還不足以制止這樣的一件陰謀?」
  小納將目光投向我,我也只好向他苦笑,他和我顯然想到了一處。
  蓋雷夫人立即也明白了過來,驚呼了一聲,猛地站起來:「事不宜遲,我們還是應該快點行動,越快越好。」
  小納跟著也站了起來,人已經走到了門口,卻又忽然停下來,問我:「如果我們找到了那個指揮中心,你有什麼好建議?」
  我異常堅定地說:「盡一切所能毀掉它,不留一點後患。」

  ------------------
  文學殿堂 雪人掃校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