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
第六部:藍絲姑娘


  車行十來分鐘之後,我才想起:「我們到哪裡去?」
  猜王道:「希望能見到史奈大師,就算見不到,也希望能把那女子找出來。」
  我知道猜王所說的「那女子」,就是兇案發生時,在死者身邊的那一個。
  藍絲這時,又望了倒後鏡一下:「聽說你惹了一件大麻煩?」
  他們兩人的眼神,通過鏡子而接觸,溫寶裕那種興奮的神情,連我也可以感覺得出來,他一連作了十來秒鐘十分瀟灑的動作——他相貌俊美,身形也夠高,本來,任何自然的動作,看來都十分自然漂亮,可是這時,他一刻意做作,看來就有說不出來的生硬滑稽。
  他攤著手:「不算什麼,要不是惹了這個麻煩,也不能認識你。」
  我聽到這裡,乾咳了一聲,溫寶裕也十分機警,立時在「你」字上拖長了聲音,又加上一個「們」字,算是把猜王降頭師也加在內。
  猜王自然知道溫寶裕在玩什麼花樣,他「啊啊」笑著,神情十分祥和,又伸出了胖手,在溫寶裕的肩頭上,輕輕拍了一下。
  可是,當溫寶裕也帶著笑臉,向他望去之時,他的面色陡然一沉,變得十分陰森可伯,在那一剎那間,溫寶裕笑容僵凝在臉上,不知怎麼才好。我在倒後鏡中看到這種情形,也為之一呆。
  猜王壓低了聲音,向藍絲指一指:「她在投師時,曾立下誓約,三年之內,不能離開,現在才過了一年。」
  溫寶裕本來還以為不知有多嚴重的事,聽到狩王這樣說,大大鬆了一口氣:「那不算什麼,還有兩年,快得很,三年,在降頭術中的地位,相當於什麼?」
  藍絲嬌聲回答:「小學畢業。」
  溫寶裕笑:「到那時,能利用降頭術,叫人神魂顛倒?」
  藍絲閃過「不懷好意」的笑容:「不必到那時,現在就可以。」
  他們兩個人,竟然相識不到半小時,就公然打情罵俏起來,我轉頭瞪了溫寶裕一眼,他才略知收斂,可是那種恨不等和藍絲講個不停的神情,仍然不能遏止。
  大約在二十分鐘之後,車子停在一幢極精緻的小洋房前,藍絲伸手取出遙控器,按了一下,花園的鐵門徐徐打開,車子駛了進去。
  花園不大,可是十分清雅,草地碧綠,可以種花的地方,種滿了玫瑰花,整理得極好,各色玫瑰齊放,空氣之中,也滿是玫瑰花那種獨特的香味。
  屋子的門緊閉著,看來像是沒有人,四周圍都悄悄地,等到車子駛過碎石路,在屋於面前停下來時,猜王就皺了皺眉:「史奈大師不在。」
  我問了一句:「這裡是史奈大師的住所?」
  猜王搖頭:「不,這裡主人……我和大師在這裡,都有專用房間。」
  他在提及這屋於的主人時,支吾其詞,含糊了過去。我知道對他們降頭師來說,有很多禁忌,所以也沒有問,只等他進一步的行動。
  猜王像是在自言自語:「要是他肯的話,從皇宮中把地女人叫出來,應該輕而易舉。」
  我不知道他那樣說是什麼意思,只好望著他。那時,藍絲已打開車門走了出來,在草地上,盡量把身子挺直,在向上彈跳——她那樣做,當然並無目的,只是在發洩她的青春活力。
  其時,夕陽西下,園子中又全是花朵,襯得她的身子,美艷絕倫,連帶她一雙玉腿上本來應該很猙獰可怖的刺育,競也成了十分奇妙的圖案,使她整個人形成的那種叫人心靈震撼的視覺效果,更加突出。
  無可否認,那景像極之美麗和吸引,我也看得賞心悅目,溫寶裕自然更不用說,像是入了迷一樣,他伸手要去推開車門,目的自然是想到那草地上去,和藍絲一起蹦跳,可是猜王卻一伸手,拉住了他,低聲道:「別亂走,這裡到處都有降頭術的禁制。」
  溫寶裕嚇了一跳,吞了一口口水。猜王又道:「等一會,會見到兩個人……昭……是屋主人夫婦,溫先生,最好請你不要亂發問,事後,如果你想知道他們是什麼人,想知道他們的故事,可以去問原振俠醫生。」
  猜王這樣一說,我和溫寶裕都立時明白了,因為原振俠醫生的那一段經歷,我們都知道,那故事和兩個大降頭師有關,故事就叫「降頭」。
  猜王向我們眨了眨眼,表示他並沒有向我們透露過屋主人什麼,我們會意地微笑。
  藍絲在這時奔了過來,打開車門,競然一伸手,就把溫寶裕拉了出去,苗家少女的熱情爽朗,藍絲全有。她一面拉著溫寶裕出去,一面道:「這裡不能亂走,你最好跟在我的身邊,跟得愈近愈好。」
  溫寶裕半閉上眼睛,深深吸著氣,一副調情老手的陶醉樣子,口中喃喃有詞:「固所願也,不敢請耳。」忽然,他又睜大了眼睛,目不轉睛地望著藍絲的身子:「怪哉,什麼氣味,那麼好聞。」
  藍絲嬌俏地望著溫寶裕,眼中反映著艷紅的夕陽餘暉,神情動人。
  溫寶裕又用力嗅了一下:「這香味是從哪裡發出來的?」他一面說,一面就湊向藍絲,競要去聞藍絲的臉。藍絲也不避,反手按向額上勒著的那根帶子,看樣於是想把那根帶子解下來。
  這時,我和豬王也剛出了車子,我一看到這種情形,就覺得溫寶裕太過分了,雖然說少年男女在一起,落拓形跡,沒有男女之分,不是壞事,像溫寶裕、胡說和良辰美景在一起,就沒有什麼男女的界限,可是我總覺得溫寶裕和藍絲之間,不可以一下子就親呢到這種程度。藍絲是苗人,又是降頭師,一定有許多禁忌,是常人所難以理解的,溫寶裕大膽胡鬧,要是觸犯了那些禁忌,不知會有什麼結果。
  所以,我一看到溫寶裕向藍絲湊過臉去,我就疾聲叫:「小寶。」
  和我一開口的同時,猜王的聲音也很嚴厲,他也在叫:「藍絲。」
  我們兩人一叫,藍絲和溫寶裕兩人的動作,陡然靜止,兩個人像是雕像一樣,一動不動。當然,這種情形並沒有維持多久,而這時,又有別的事發生,也避免了他們兩人由於被喝而產生的尷尬。
  這時,在屋子的上層,有開門的聲音傳出來,二樓的陽台,有一扇門打開,一個身形婀娜動人的女人扶著一個身形很高,即使在夕陽餘暉之中,看來膚色也太蒼白的男人走了出來。
  那男人顯然易見,是一個盲人,女的穿著傳統的民族服飾,體態極美,可是頭上卻和頭罩著一隻細竹絲編成的竹簍子,以致她的整個頭腦,完全不見,但是她卻可以透過竹簍子的空隙,看到東西。因為這時,她正指著我們,向身邊的男人在低聲說著話。
  猜王仰著頭,雙手作了一個古怪的手勢,那時,藍絲也轉回身來,也望著陽台,做了一個同樣的手勢,看來那是一種禮節。
  猜王提高了聲音:「有一件事想打擾你。」
  那男人發出了一下極不耐煩的悶哼聲,猜王又道:「或許應該先告訴你……一個重要的人物被兇殺,他是——」
  猜王說出了那個死者的名字和頭銜,我看到了那男人的身子,震動了一下,轉身和那女子一起走了進去,在他快跨進去時,才說了一聲:「進來。」
  猜王鬆了一口氣,向我作了一個請進的手勢,同時,又狠狠瞪了藍絲一眼。
  藍絲顯然知道猜王為什麼要瞪她,她低下頭,輕咬著下唇,可是整個神情,明顯地擺著:她知道自己為什麼受責備,可是她心中根本不認為自己有錯。
  我約略猜到一些,猜王責備她,多半為了她和溫寶裕的態度太親熱了,可是溫寶裕卻一點也不知道,還在向她做鬼臉。
  藍絲抬起頭來,向著猜王,欲語又止,猜王用極嚴厲的語氣,突然說了一句連我都聽不懂的話,聽來像是苗語,或者是他們降頭師之間獨有的術語。
  雖然聽不值,可是從猜王的神情、語氣來推測,也可以知道,那是猜王在嚴厲禁止藍絲的某些行動,藍絲的俏臉上,在受了呵責之後,有片刻的陰雲密佈,但隨即恢復了平靜。
  溫寶裕再鈍,這時也知道自己不怎麼討人喜歡了,他縮了縮頭,吐了吐舌,不敢再說什麼。
  走進了屋子,幾乎所有的陳設,不是竹就是滕,十分清爽,那一男一女,仍然由女的扶著男的,一起自樓梯上走了下來。男的略擺了擺手,十分有氣派,可是聲音卻相當乾澀:「請坐。」
  我和猜王先坐了下來,藍絲站在猜王的背後,溫寶裕想過去站在藍絲的旁邊,猶豫了一下,我已指著身邊的一張椅子,令他坐過來。
  那一男一女也坐了下來,猜王就開始敘述事情發生的經過。在提到了溫寶裕認識原振俠醫生的時候,男的發出十分感歎的聲音,問了一句:「原醫生好嗎?」我笑:「應該很好。」
  對方也沒有追問「應該很好」是什麼意思——我的意思是,每一個人,都應該很好,如果有不好,有麻煩,有苦惱,等等,全是自己找來的。
  等到猜王把簡賂的經過說完,提及那重要的目擊證人之一,一個十分美麗的女郎,被裡空衛隊要走了的時候,那男人皺了皺眉:「他們是不是肯憑我的話而放人,我不敢保證。」
  他一定是一個十分聰明的人,因為猜王根本未曾說出要他做什麼,他已經料到了。
  猜王證了一怔,壓低了聲音:「人……有可能是公主要去的?」
  那男人緊抿著嘴,不置可否。
  猜王苦笑:「大師又不在,不然,不論怎樣,大師的話,一定會被接受。」
  那男人仰起頭來,忽然作了一個手勢,猜王忙從身上取出一樣東西來,遞了上去——那東西一取出來,我和溫寶裕都不禁為之愕然。
  其實,那東西普通之極,可是出自一個降頭師之手,卻令人感到十分突兀,那是一具無線電話。無線電話已是十分普通的通訊工具,在某些訊息交流繁忙的大城市中,幾乎人手一具。這時猜王取出來的那具,雖然體積十分小,但也決不是什麼稀罕的事物。
  然而,那是現代實用科學的技術尖端,降頭師卻是遠離現代科學的玄學大師。在猜王的身邊,要是忽然擁出了一條兩頭蛇,一隻三腳蟾,一個骷髏,或是一條魚骨來,那不會令人覺得奇怪,可是一具無線電話,就十分不協調,不倫不類。我和溫寶裕都有這個感覺,都不覺神情有點怪異,但由於氣氛相當緊張,所以我們都沒有笑。那男子(他的真正身份,大家都應該已經明白,他是一國的儲君,地位很高,可是為了特殊的原因,他非但已和權力中心完全脫離了關係,甚至和整個社會脫離,只和他心愛的女人在一起生活。)
  (我能夠見到他,完全是由於和降頭師還保持著聯繫的原故。)
  (他和他心愛那女子,都和不可思議的降頭術有關,有過極驚心動魄的故事。)
  他接過了電話,又思索了一下,才摸索著,在小巧的無線電話上按著號碼——電話機上的號碼排列,一般都有規律,盲人要按動號碼,不會有多大的困難。
  他把電話放在耳邊,聽了一回,他發的電話大約有人接應了他就道:「史奈大師?」
  那邊的回答聲,聲音不是很大,我們都聽不清楚,只見他陡然霞動了一下,臉色變得十分詭異,又陡然吸了一口氣,聲音也有Jq發顫,顯然那邊的回答,令他感到極度震驚,他沉聲問:「什麼時候……才能和他聯絡?」
  電話那邊的回答,顯然令他沮喪,他「哦」、「哦」兩聲,按下了電話的停止通話掣,怔怔地發呆,也沒有人敢去打擾他。
  過了足有一分鐘,他才道:「史奈大師正在煉……一種降頭術,不能和外界作任何接觸。」
  猜王的面肉抽動了幾下,而且,又十分詭秘地向藍絲望了一眼,樣子神秘得叫人受不了,我自然而然,咳嗽了幾聲,表示不滿。
  猜王的神情更怪,喃喃自語:「怎麼就開始了,還沒有準備妥當啊,大師怎麼就開始了?」
  看他的情形.像是史奈大師正在煉的那種降頭術,他十分清楚,因此覺得有點奇怪。
  事情既然和降頭術有關,我自然插不上口去,心中十分不耐煩。這時,猜王向儲君望去,儲君昂起頭,發出了一下冷笑聲,一臉不屑的神色,說了一句我聽來莫名其妙的話,他說道:「他的位置也夠高的了,還想再高。難道史奈大師會幫他?」
  這句話,我相信不但是我,連溫寶裕和藍絲,也都莫名其妙——他們兩人一直在眉來眼去,我懷疑他們是不是聽得進別人在說什麼,都有問題——可是,猜王卻顯然一聽就懂,他「啊」地一聲,宜跳了起來,用近乎粗暴的動作,一下子就把儲君手中的那具無線電話搶了過來,迅速按了號碼,他甚至在不由自主喘著氣:「請陳警官,陳耳警官!」
  他團團打轉,神情焦急,我好幾次想問:「究競發生了什麼事?」但是都忍住了沒出口,因為我覺得整件事,發展到了現在.不但愈來愈複雜,也牽涉得愈來愈廣——先是警方,政治力量,軍事強權,皇室地位,現在,看來連降頭大師,也包括了進去,組成這個國家的一切因素,幾乎無一可以置身事外,我知溫寶裕,算是最莫名其妙被扯進這漩渦之中的了。
  而這個巨大的,急速旋轉的漩渦,完全會把我和溫寶裕扯到什麼樣的無底深淵之中去,我一點概念也沒有,而且困在如此巨大的漩渦之中,我實在著急,一點氣力都施展不出來。
  同時,我也感到,整件事,若是把降頭師也扯了進去,那將會更加詭異莫名,不知道有多少超乎常識之外的異像會發生,不知道有多少的怪事會冒出來。
  我用心捕捉儲君的神情和他所說的每一個字,試圖瞭解一些事實的真相,可是我所得的極少。我只知道,史奈大師正在煉一種特別的降頭術了,這種降頭術,猜王知道,儲君也知道。
  儲君甚至知道,這種特別的降頭術,和一個人有關,這個人「地位已經夠高了,還想再高」。而史奈大師的特別降頭術,正有助於這個人地位的提高。
  這個人是什麼人?
  若說「地位已夠高了,還想再高」,那麼,在酒店電梯之中,被鋼簇貫穿了頭部的那個死者,就十分接近。我在忽然之間,感到兇殺案的牽涉範圍擴大,連一流的降頭師也扯了進去,我是基於這一點猜想而來的聯想。猜王忽然神情極緊張轉找陳耳,使我的聯想,又多了幾成可靠性。而在聽到了猜王和陳耳的對話之後,我簡直有身浸在冰水之中的感覺,寒意一陣陣襲來。
  猜王大約等了半分鐘友右,那麼短的時間中,他神情愈來愈急,等到終於有人來接聽了,他聲音急促、尖銳:「死者的屍體怎麼了?你知道我是說哪一個死者的?」
  陳耳的回答,一定十分大聲,因為我都可以聽得見了,陳耳在叫,「你還來問我?史奈大師親身去,把屍體弄走,你沒有道理不知道!」
  陳耳的回答一入耳,猜王整個人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神情沮喪之極,任何人一看就可以知道有十分嚴重的打擊臨到了他的身上!
  而我感到遍體生寒,自然也大有道理。
  這時我對於這件事的種種複雜和神秘,都可以說還一無所知,但是,史奈派了猜王保護溫寶裕,又親自把死者的屍體運走,在儲君的話中,史奈正在煉一種特別的降頭術……這一切湊起來,究竟會形成一宗什麼樣的事件?而猜王降頭師為什麼又會感到受到了重大的打擊?
  我思緒紊亂之極,這時,我倒十分想聽聽溫寶裕的想法和推測。
  溫寶裕雖然有時匪夷所思,口出胡言,可是他的思考方法十分特別,他會從四面八方,每一個角度,有時是截然相反的角度來看問題,作出種種的假設。很多時候,幾個假設,完全自相矛盾。可是也由於這個緣故,他那種「大包圍」式的假設中的一個,就有可能,十分接近事實,甚至完全合乎事實。
  像我最近記述的名為「背叛」的故事中,溫寶裕的推理假設,就十分傑出。
  (看過「背叛」這個故事的,自然對整件事印象猶新。)
  (未曾看過的,快點看。)
  在那件事件中,我們大家議論紛壇,莫衷一是,沒有任何結論時,溫寶裕就有這樣的假設:「……假設之二,是方鐵生想擺脫甘鐵生,因為甘鐵生對他太好了。……從垃圾堆中撿回來的一個人,要他上進,要他不斷拚命……久而久之,這個人就會在心底吶喊:我寧願回垃圾堆去。」
  事實發展到後來,證明溫寶裕的這一個分析,全然合乎方鐵生的心理發展過程,由此可知溫寶裕已擺脫了純粹胡言亂語的少年時期,而進入了有周密思考邏輯的新階段。
  所以,這時在茫無頭緒的情形之下,我實在很想聽到他的意見。
  可是,當我向他望去時,我不禁苦笑——他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視線先在藍絲的身上打轉。我向他望去的時候,他正盯著藍絲腿上的那只蠍子,作出了一個詢問的神情。藍絲完全知道他的意思,用手作了一個蠍子爬行的手勢,又作狀蠍子去咬溫寶裕,溫寶裕縮頭縮腦,滿面笑容,作其害怕之狀。
  兩人之間一點聲音也沒有發出來,動作的幅度也不是太大,可是那種心意相通的程度,想起他們才認識幾小時,真叫人從心底羨慕。
  我估計在這種情形下,溫寶裕不能給我什麼幫助,就再去注意猜王的神情。總共才是我同溫寶裕望了兩眼的工夫,猜王的神情,已經完全恢復了正常,他也正向我望來,而且所說的話,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攤著手,看來若無其事,十分輕鬆,但我見過他半分鐘之前的神態,知道那是他假裝出來的。
  他指著溫寶裕:「我想他不會有事了,有史奈大師親自出來……不論哪一方面,都會聽他的話。你們還是爭取最快的時間離開吧。」
  我怔了一怔:「一件這麼嚴重的兇殺案,難道就可以不了了之?」猜王的神情像是很疲倦:「史奈大師既然親自出面,就沒有不能解決的事了,你可以和陳警官直接說!」
  他和陳耳的通話,還沒有結束,他把電話交到我的手中,我接過來,想了一想,只好說:「我不明白——」陳耳聲音憤然:「我也不明白,在這裡發生的事,誰也不明白,或許只有史奈、猜王這些降頭師,才能明白!」
  在一個降頭師受到極度尊敬的地方,陳耳這樣說,可算是大膽之極了,我乾咳了兩聲:「經過的情形怎樣?溫寶裕現在的處境怎樣?」
  ------------------
  文學殿堂 雪人掃校
後一頁
前一頁
回目錄
回首頁